2011年12月5日 星期一

音響隨筆(五) – 談一支奇妙的正切唱臂 – Opus3 Cantus



         想想自己收藏黑膠唱片的歷史算來也起碼有25年了.  從最早用套裝音響時代(並非現代所說的套裝音響; 那是連音響櫃一起, 加上唱盤, 收音擴大機和喇叭), 後來升級到Technics SLP-1200MkIIDJ唱盤, Micro BL-111FR-64, 一直到現在還在使用的Thorens TD124 Mk. I.  從最早讀到柯醫師力讚的Goldmund正切唱臂後, 心中就一直想擁有一支好的正切臂.  但是由於好的正切臂沒有一支是便宜的, 再加上使用上的複雜度(大部份不是氣浮就是電子伺服控制), 所以一直是眼高手低, Morch DP-6也就一直在124上配合著使用.  直到….

        有一次逛台北某家音響店看到了這隻怪怪的Cantus.  與我同年次的老闆看我在研究它, 就悄悄對我說: “這支讚! 我玩遍天下的正切臂, 這支Cantus居然……”(請自己想像.  另外, 這是依照印象所寫下的, 不會和當時告訴我的話一模一樣).  那時候, 老闆放了幾張唱片給我聽, 那空氣感和動態的表現的確不是可以在我的支點臂(Morch)上聽得到的.  回來考慮了幾個禮拜, 又想想居然一支正切臂可以三十張左右小朋友(已經忘了當初實際買多少錢)買得到(的確符合我的C/P原則).  再加上過年到了, 所以就買了它準備在假期的時候好好的挑戰一下.  當然, 人間事不如意十之八九, 所以那時候的慘痛經歷就不細表了……不過各位可以想到的, 我大概都碰到過, 像是跳針啦, 破聲啦, 一面唱片老是沒法子從頭到尾放完, 懷疑水平不到位, 懷疑正切沒有切到位(再加上視力已經大不如前), 懷疑唱臂線的拉力, 懷疑Cantus上面那兩棵看似簡陋的ball bearing; 甚至寫信給Opus3老闆Bo, 抱怨他用的ball bearing等級太差無法順利帶動唱臂……等等.
        最後的教訓是: 看似最簡單的設計, 其實需要最老練的know how和最一絲不苟的調整.
現在看著號稱最難搞的Decca頭在Cantus上從頭到尾, 一氣呵成地唱完整張唱片, 心中是有幾分的得意.  效果是否是天下無敵? 因為我也只玩過這麼一千零一支的正切臂, 我是不敢和之前音響店老闆跟我說的那樣肯定.  但以Cantus的價錢(比一支Morch還便宜許多)和效果來論, 我敢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  再考慮到Cantus換一顆唱頭的超不方便性, 我強力推薦給音樂愛好者以及理智的發燒友, 因為一旦想到Cantus換唱頭的麻煩, 自然就會打消發燒的念頭.  所以配一顆好的MM, 好好的調整並且乖乖地享受音樂, 這豈不是像我這般口袋不夠深的發燒友和愛樂者的福音?
透過向Bo的請教和網路上找得到的資料, 這支以Souther為源頭的Cantus的設計理念可以整理為以下幾點:
1.     以石英玻璃管取代Souther的石英軌道; 新一代的Clearaudio也是用使用玻璃管.  Cantus已經是至少二十年前的設計了. Bo有強調, 他認為唱頭不應該有任何搖擺(swing)的機會, 所以他選擇以兩顆ball bearing與玻璃管內壁形成兩個接觸點, 避免唱頭有任何搖擺的機會.  而他認為這在支點臂是做不到的(不過我想他指的是uni-pivot arm; 事實上也有像Morch DP-6是以雙刀軸承的方式, 也不應該會有搖擺的問題)

2.     極短的唱臂以及極細的唱臂管徑將臂管產生的共振降到最低, 以及將共振頻率拉高到遠離可聽到的頻率.  Cantus在這裡使用了兩根細細的空心金屬管, 的確是便宜簡單的設計.  我手上的兩支Cantus在臂管的設計上不同, 我有請教Bo是為什麼, Bo只簡單回我: 他喜歡兩根直的並排的樣子.  不過兩者使用的臂管是一樣的, 只是一組有彎曲, 新的一組沒有彎曲.


3.     無垂直軸承的設計; 如果不考慮Clearaudio豪華的基座和調整結構, 除臂管外, 這部分是CantusClearaudio最大的不同點.  Bo的觀點是, 垂直方向的運動是要有阻尼的.  由於Cantus在唱唱片時, 隨著唱片的起伏(大部份的唱片都不會是平的), Cantus的兩顆ball bearing其實是在玻璃管壁上滑動, 所以此時滑動的摩差力就成為垂直方向運動的阻尼; 再加上兩個ball bearing不斷的在作水平移動, 所以不會有一個可以產生共振的固定點.
其實3這一點, 我以為才是Cantus獨一無二的設計.  網路上有人認為這就是Cantus超強的動態表現的原因.  不過因為這位老兄是Opus3的英國dealer, 我們聽聽就好.  但當初我看到這樣的設計時, 真的想不出有那一支唱臂敢在垂直方向做阻尼效果的!  因為大部份的唱片都是不平的, 除非你用真空吸盤的方式把唱片吸平, 所以一般的想法都是唱臂一定要夠靈活, 才能讓唱頭在唱片的驚濤駭浪中緊緊跟住, 循軌才有可能好, 不是嗎?  所以Clearaudio也一樣有垂直方向的軸承來應付.  而在氣浮正切臂常用的阻尼油槽, 好像都是作用在水平移動上.  雖然油槽對垂直運動肯定也會有阻尼的效果. 
大部份的朋友看到這樣的設計也都懷疑這樣可以唱得好嗎?  但看著我的Decca/Cantus每每在驚濤駭浪中一路輕輕鬆鬆的走過萬重山, 卻也聽不出破綻.  也只好接受這樣的設計是可以work.  因為理論再多, 還是要實際能運作才算數.
Cantus的設計之簡潔, 我想是天才之作.  也是所有DIY正切臂的典範(事實上, Cantus的所有零件都可以分開向Opus3購買).  當然在極簡之下, Cantus的調整的確非常不方便, 因為所有的調整都是靠同一顆螺絲來進行.  你想調整VTA?  抱歉, 水平和正切給要重來.  想調整正切或超距?  抱歉, VTA和水平重頭來.  所以理論上, Cantus的調整是不可能像其他唱臂一樣, 可以在VTA, 超距, 水平上做獨立的調整.  所以我向來只能以正切為第一, 再調整水平, VTA只能妥協在一個程度.  不方便, 的確.  但調整後, 是可以穩定一段時間.  不方便?  想想它的價錢和超越一般支點臂的效果(我以Morch為例), 你的辛苦絕對是值得的.  我甚至願意稱呼Cantus是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Bo已經去世了)的設計.  如果你想了解正切臂特有的空氣感, 超強的解析力以及絲毫不費力地動態釋放.  Cantus絕對值得一試!  我的另外一個DIY專案就是保留Cantus的玻璃管和唱臂組成(carriage), 再加上自己設計, 可獨立調整VTA, 水平, 以及CNC車銷成型的固定結構來打造一支Cantus plu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