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星期二

聽Supraphon唱片有感 - Different side of Supraphon recording

美國Crossroads發行的Supraphon錄音
        捷克Supraphon的唱片, 對許多收藏家來說, 大概會是又愛又恨.....因為雖然Supraphon也可以播放的很好, 但就是和隔壁的東德Eterna, 匈牙利的Hungaraton, 在音色上差了一些.  偏暗, 像是2H硬線條的Supraphon之聲大概就是共識.  但是Supraphon裡面又有許多你我無法忽略的曲目以及藝術家的錄音....而且老Supraphon SUA的封面設計和印刷又是挺誘人的....
        直到我聽到了美國Crossroads的"再版"!  這張一點都不起眼的美國小廠製作, 卻是讓我大吃一驚....原來Supraphon的錄音是如此的驚人.  雖然聽得出來在中低頻上有點刻意的膨脹, 但這樣鬆軟, 充滿松香味的絃樂聲響, 甜如蜜的小提琴高音, 如現場般形體氛圍的感覺, 是從來不敢想在Supraphon的錄音裡聽得到.  雖然手上沒有這一張的大公三重奏的Supraphon版, 但立馬翻出也是Suk演出的Dvorak小提琴作品來比較....嗯, 原本對Supraphon的感覺又回來了.
兩張LP一套的Dvorak 小提琴鋼琴作品集 (by Josef Suk)
右下角可以看到Supraphon當家錄音師Misolav Kulhan
        再驗證了這一套EMI與Supraphon合作的Janacek "顏如花" (但是由Supraphon的錄音團隊制作), 你也可以清楚感覺到與"傳統"認知的Supraphon音色大不相同.
其實是道地Supraphon團隊製作的原汁原味的"顏如花"
        其實我要說的是什麼?  先講個趣事.  聽說當年眾家唱片公司制作團隊齊聚一堂, 一起拍板定案未來以RCA RIAA等化曲線為宗.  大家額手稱慶, 從此刻片武林大一統.  誰知眾家高手打道回府後, 仿佛如春天一夢, 卻是啥都沒改, 還是各行其是....當然, 這麼說可能誇張些, 但也不無代表一部分事實的可能!  這一張Crossroads其實驗證了某一部分的事實.
        或許要先說明的是, 再版至少會有兩種形式:  一種是人家母公司母版都幫你刻好了, 你拿到母版直接去壓印LP即可; 第二種是母廠提供所謂的兩軌production copy母帶給你.  你自己透過production copy進刻片機刻出你自己的母版.  這張Crossroads的再版, 以及EMI版的Jenufa明顯就是屬於後者.
        或許不是所有人都瞭解, 這兩者有何差別??  差別就是等化曲線!  因為盤帶標準的等化曲線CCIR (or NAB), 與刻片時候的等化曲線(RIAA)是不一樣!  另一個深層一些的意義是專業盤帶的領域裡, 主要只有使用兩種等化曲線, 太平洋一邊的歐洲是使用CCIR, 另一邊的美國是使用NAB.  不像LP刻片的等化曲線那樣混亂.  所以上述兩者的差異就是, 前者母公司是以該公司習慣(或設定好)的刻片等化曲線刻好壓片母版給你, 你一點空間都沒有, 只能接受別人使用的等化曲線; 後者因為是用production copy的盤帶進行, 只要瞭解對方制作production copy tape使用的標準, 在自家studio就可以用對應的等化曲線播放出來, 再經由"自家"的刻片等化曲線製作壓片的母版.  我相信這張Crossroads的大公三重奏可能就是一個使用不同等化曲線所產生的結果, 也讓人看到Supraphon錄音其實也可以很"恐怖"的.
        不過, Supraphon的錄音細節並沒有太多的資料可以找到, 他們的王牌錄音師Misolav Kulhan也很少被人提及.  但因為這張Crossroads的出現, 讓我對如果有辦法接觸到Supraphon的原始母帶(reel tape)或是production tape copy充滿了期待.

2014年9月1日星期一

音響器材的震動(初探) - Vibrations

Ultimate audio rack solution?
        這大概是給最瘋狂最挑剔的發燒友準備的音響架了.  說到音響架, 除了我自己多年前打造的TD124重量級腳架外, 我其他的音響不是擺地上, 就是放在大概有二十年歷史的Target音響架之上.  後級擴大機擺地上, 好像是許多人的"common sense"; 因為不管你的音響架有多發燒, 質量上總不會大過於"大地"吧!  其實這是"重量派"的思考, 類似LP唱盤的重量級硬盤做法.  這個我們後面再來討論.
It is better to put amp on the ground?
        要討論振動的隔離, 我們應該先來探討這些"震動"到底是哪裡產生, 哪裡來的....當然, 我這裡是非專業的討論, 只是發燒以及些許玩心, 再加上業餘手法的A/B test下所產生的想法分享.
        其實, 會思考這個問題, 是因為我把老Target音響架換掉後, 所產生的改變太大了(而且我認為大部份是正面的改善), 逼得我不得不找一個可以說服我自己的邏輯.  現在, 我是這樣看"震動"的處理的: 我們發燒友會碰到的震動基本上可以區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音響器材通電後, 不管是唱盤或是電子器材, 能量除消耗在器材本身的"功能"上之外, 一部分的能量會轉換為熱以及振動的能量.  當然機械動作下, 也是會產生一定程度的震動.  第二種是外部環境存在的震動, 大卡車經過你家路旁所傳來的震動, 甚至是地球自轉所產生的震動.  第三種是音響系統發聲後, 因為喇叭產生音波, 或多或少會"回授"到你的音響系統上.
玻璃似乎是一種高速傳導振動的材質!  但玻璃本身偏高頻的共振也必須小心處理.
        當然, 理論歸理論, 雖然這些都會存在, 但實際上必須考慮它們的"degree", 也就是現實上, 是否可以忽略不計.  像是地球自轉產生的震動, 聽說高階半導體曝光設備就必須考慮它的影響...但我想音響上就可以忽略不計.  而且也不是我們可以作實驗的部分!
My Opus3 sit on new glass shelf
        把"震動"當成能量的一種形式來思考就比較容易理解.  當然, 我們必須先假設, 這些"多餘"的震動, 在大到一定程度下, 就會汙染或是影響音響器材的機械動作(LP, CD拾取), 電子放大以及喇叭的發聲.  而事實上, 在一套敏感的音響系統下, 這個"程度"似乎比我之前想像的還要小上許多.  也就是說, 原本我認為可以不用去管它的部分, 其實是會有影響的.  舉例來說, 我使用的Nagra PL-P, 內部的主線路板已經是用軟橡膠的避震方式, "隔離"機殼以及電源系統的振動干擾.  但事實上就是, 光是前級擺上新的音響架上, 它的表現就馬上連跳好幾級!  所以, 實際上, 我們發燒友要面對和處理的微小振動的"程度"真的是無法輕忽.
My Nagra enjoys new glass shelf also!
        以能量傳導的觀點來看上面提到的三種震動源, 似乎就比較容易來探討市面上不同的音響架設計或是墊材的影響.  如果有一種設計(或是墊材)可以快速的導出第一種震動, 而且不會產生共振回傳給器材; 另外可以隔絕第二種震動; 還有有足夠的質量(或是具備快速震動傳導的特性)可以避免第三種震動所產生的"回授".  這大概是最理想的音響架設計(或是避震系統)了.
Magnetic floating solution for turntable
        當然, 如果你真的可以不計代價做出這樣的系統, 也不代表你把音響器材放在上面之後, 就擁有了"天籟"的音響重播.  因為這只是整個罐頭音響所需要處理的其中一個環節.  但持續往這個方向改善的方式, 我個人會認為是正面的.  因為當你用到比較好的音響架後, 你的確會感受到罐頭音響的真實性和清晰度往前邁進一大步.  或許, 更清晰, 更具dynamic的音響, 以及更延伸的頻率響應, 對某些人來說, 不一定是馬上可以消受.  但我現在認為這是基礎的"特性', 因為有太多的音響調整方式, 像是喇叭擺位, 空間處理, 可以在"音響性"和"音樂性"上取得個人喜好的平衡.
        我們現在回來看所謂擴大機直接擺在地上的說法.  以實際試聽比較來說, 擴大機擺放在適當的音響架上, 仍然可以得到更清晰, 更具dynamic, 頻寬延伸更廣的聲音.  為什麼呢?  我是這樣看的: 因為擴大機質量與"大地"之間相差太大, 或許第一種的振動能量並不如想像的那樣容易傳導到地上; 而且以第二種和第三種震動來源的觀點來看, 直接擺地上並不是"有利的".  所以從我目前的邏輯來看, 現在使用的音響架勝過之前老Target音響架是理所當然.  甚至最近試過同一品牌的三種音響架後, 的確也是符合我以震動能量傳遞迴路, 以及第二種振動的隔離, 這樣的邏輯.
Cost no objection treatment
        目前我已經準備不同的墊材來進一步實驗它們對聲音的影響.  其實我也建議大家可以思考一下自己的系統對第一種到第三種震動下, 可能會有的結果.  以及嘗試改善後, 是否可以得到與我類似的結論.  另外, 要說明的是, 不同的"solution"在不同的系統上是相對的.  因為以第一種到第三種震動源的角度來看, 新的"solution"不一定是比你目前的方式來得好.  舉例來說, 如果你原本是使用高密度均勻材質作為器材的墊材, 改為木頭後, 你應該會得到比較"溫暖", 混濁的聲音; 因為你只是改變了器材的共振, 對器材本身震動的導出, 並不會有幫助.  但這就是我定義為"調音"的手段了.

2014年8月28日星期四

2014台北圓山音響展最好聽的系統 - The best sounding room of 2014 Taipei audio fair

Avid/Accuphase/Daniel Hertz M7 in 2014 Taipei audio fair
        或許有人會不同意....但這是我的觀點.  現今的high end音響永遠不缺乏天價的系統, 也永遠都會有一再更新的參考(reference)系統, reference之後還會有reference of reference....或是reference I/II/III.....可惜的是, 我晃了好幾圈, 好像都聽不太到真讓人感動, 一坐下來就會讓你一直聽下去的set up (當然我也會有漏網之魚).
M7 is not a big system but what a singer!
        這間台笙Avid/Accuphase/Daniel Hertz的展房, 我雖然參與其中, 但聲音不是我調整的, 我只是一天聽得比一天舒服, 忍不住天天帶LP唱片來趁機享受.  畢竟這也是高出我目前系統價格好幾倍的set up.  唯一用得比較高級的, 就只有我的唱頭London Jubilee比較貴....但這一套以平價Ortofon MC10唱頭為源頭的系統, 卻是打得我的系統抬不起頭來.  回家都提不起勁來聽音樂.
Avid Acutus SP Reference Gold Edition/SME/Ortofon MC10
        不過, 挺有趣的是, 每每放起LP唱片, 這間展房就會開始湧進人潮, 然後我很高興的會看到就是有人會靜靜地坐下來, 至少聽完一個段落才起身離去.  而這一套Avid/Accuphase/Daniel Hertz M7的搭配, 到底迷人在什麼地方?  對我來說, 大至管風琴的雷響, 纖細如鳥鳴般的大鍵琴, 都難不倒它.  自然醇美, 仿佛摸不到雜質的絲絨般華美的中高音域, 讓我重新體會穩定以及避震對LP系統的重要性; 在動態與能量的吞吐和釋放是如此的自然, 如此的不費吹灰之力, 讓我見識優秀, 設計良好的高效率號角系統可以如此的簡單就達成了, 相較於現代多單體, 多音路, 低效率的超高價喇叭系統卻難以完成的, 如現場音樂重播般的感染力.  其豐厚, 讓音樂輕易充滿整個空間的表現方式, 讓人耳目一新.  也讓人反思現代音響是不是走錯了方向.
Close look of 2 ways M7
        M7的簡單二音路設計, 的確是ML返璞歸真之作.  從規格來看, 高音號角的截止頻率大概是落在2k Hz(因為它是短號角設計), 所以幾乎是整個最基礎的樂器發聲頻段(100~2kHz)都是由唯一的12"中低音單體所負責.  也反映了, 許多現代喇叭系統為何需要把這一個主要頻段的重播搞得如此複雜?  又能得到了什麼樣的好處?
        音響展之後, 的確讓我沮喪了幾天...不過還好, 因為試用了新的音響架, 讓我系統的重播能力大舉突破.  也讓之前不太玩這些東東的我吃了一驚....這小小的花費所得到的效果, 如果用台笙展房的系統價值來看....就是我的系統至少增值了好幾十萬...呵呵, 不過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Lovan Legacy audio rack

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

勵磁式單體 - Japan GIP Laboratory appeared in TAA2014

Japan GIP Laboratory 3-ways Horn with WE-duplicated field coil drivers
        或許正因為是對我謎一樣的存在, 再加上無預期的出現, 這間光線昏暗的GIP showroom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其音響用現代的觀點來看, 再加上展場的限制, 的確可以挑出不少的缺點.  小提琴雖然凝聚, 逼真; 但還欠缺一些彌漫的松香味.  老式號角所特有的音染依然可聞.  但只要放對音樂, 的確開啓了我感知之外的另一個世界!  而且那是在我心目中, 落在由靜電喇叭的音質來延伸的直線上.
        由日本精心重刻WE榮光的GIP Laboratory, 在此次TAA 2014的出現的確是一個美好的驚喜.  也讓我一直想聽聽勵磁式魅力的心願得以意外的被滿足.  雖然截然不同於新世代號角的Daniel Hertz M7, 但這是此次TAA 2014音響展中兩套對我有啓示般作用的喇叭系統.



2014年8月21日星期四

金光閃閃的Avid Acutus SP Reference

TAA 2014 台笙代理的英國Avid旗艦Acutus SP Reference Gold Edition
        今年的Taipei audio fair對我來說是完滿落幕.  因緣際會下, 與這台低調的英國Avid Acutus SP reference有整整四天相處的機會.  隨著音響展的逐漸加溫之下, 我也一天接著一天帶來不同的唱片, 享受這一台與現今高級唱盤不同調的軟盤設計的美好音質.
        現今高級唱盤的設計, 好像除了英國以外, 鮮少進行軟盤的發表.  在我直覺的印象中, 英國以軟式懸吊設計的高級唱盤至少就有Linn, SME還有就是Avid.  到底是軟盤好還是硬盤好?  我原本是偏向硬盤的設計.  但這次Avid/SME V搭配Ortofon MC10所表現出的高貴中高音質, 充滿音樂表情以及活生的表現, 卻是我近來很少在其他唱盤唱臂組合裡可以聽到的.  一顆基本的MC10, 卻在能量的吞吐, 以及細節的表現, 再再勝出我目前使用的Decca Jubilee (當然, 音響展上所搭配的其他系統也是遠遠高出於我家裡的系統).  讓人感覺到, 在Avid Acutus/SME的加持下, 唱頭拾取以及轉換唱片溝槽之中的訊號竟是如此的自然無礙.  其中高音所表現出純淨平順, 絲綢般高貴的質感, 也再再提醒我必須重新思考我目前Opus3 Continuo Jr.對振動的阻絕必須進一步再加強.
        不過, 軟式唱盤的不同懸吊系統如何維持同步水平, 對我來說, 還是一個謎!!  不過, 以Avid Acutus SP Reference來說, 它厚重的轉盤在穩定的狀態下, 或許可以視為一個漂浮於外部振動被隔絕的系統.







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遙想公謹當年.... - Historical Furtwangler recordings by Magnetophon

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by Erich Rohn/Furtwangler/BPO (1944)
        其實不只是Furtwangler, 當時有太多的音樂歷史剪影, 因為AEG Magnetophon的出現得以用更美好的音質流傳後世.  這張傳奇的歷史錄音, 由當時的BPO首席Erich Rohn與Furtwangler在1944年一月所留下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的偉大演繹, 也是最近從收藏的Furtwangler錄音中翻出來重新感受當時盤帶錄音的其中一張.
Stereo AEG/Magnetophon K7
        戰時Furtwangler的錄音被蘇聯搜刮一空的故事, 在網路上已經有許多人談及這段有趣的歷史.  這張1944年現場錄音的Rohn/Furtwangler, 按理說, 應該有機會用當時已經出現的Stereo Magnetophon K7來進行錄音.  雖然是mono, 但如果撇開比較高的背景噪音, 已經一掃多數人對早期mono錄音只有中音的印象.  甚至可以說音質還不錯.  演繹上來說, Rohn也因為這張錄音而名流千古了.  Furtwangler在第一樂章猛烈的速度, 不知覺得讓我想起前陣子聽Toscanini指揮的Richard Strauss; Toscanini出乎意料的表情多端.

2014年8月1日星期五

由盤帶錄音機來看類比錄音的黃金世代~195X; Open reel recorder vs High fidelity analog recordings

AEG/Telefunken Magnetophon M15A/Console 800
        近來研究盤帶機, 主要是想要一探類比錄音技術的最高峰.  在目前使用Decca London Jubilee唱頭所能播放出的高密度音質下, 我不禁好奇, 類比磁帶的記錄與播放到底可以能夠有怎樣的超越以及逼真度.
        事實上, 從磁性錄音的歷史來看, 從最早期的magnetic wire (十九世紀末期)一直到1935年AEG發表第一台商業用K1盤帶recorder, 它們的音質其實一直無法真正超越gramophone recording (78 rpm).  也就是說, 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大約在1950年以前, 西方世界的錄音media幾乎都是以78rpm的膠盤方式所保留下來(不管是早期的acoustic錄音和後來的electrical錄音; 德國例外).  而在AEG不斷的持續開發下, magnetophon recorder才得以超越78rpm的錄音, 帶來所謂真正的High Fidelity recording.  當然這被視為納粹德國最高機密的磁帶機技術也要一直等到盟軍1945年佔領德國, 取得當時AEG的機台後, 美國, 英國, 法國和蘇聯才藉由copy AEG的技術發展出自己的磁帶錄音系統.  美國的Ampex也因此誕生.
AEG/Telefunken最後一代的Magnetophon M21
        當然, 對歷史錄音迷值得一提的是, 從1943年到1945年, 德國已經應用Magnetophon技術, 大約留下了250捲珍貴的立體聲(!)盤帶錄音紀錄, 但目前只有三卷錄音得以幸存.  更可惜的是, 我手上都沒有!  它們是Beethoven Emperor concerto/Gieseking/Rother, Brahms Serenade/Last movement of Bruckner Sym. No.8/Karajan以及Beethoven 1st piano concerto/Gieseking/Kubelik.
 

        因為盤帶機的高傳真, 以及方便使用; 我以為這才真正開啓了類比錄音的黃金時代.  Vinyl也由78rpm, 進化到33rpm long playing的規格.  專業錄音的源頭也由盤帶機正式取代了直接vinyl刻片錄音的方式.  Vinyl只做為大量生產的商業錄音載體.
        事實上, 比較少人注意到, 在早期黑膠唱片的黃金時代, 幾個主要的唱片公司, HMV, RCA, Columbia, Mercury, 以及一些小廠, 都有發行full track (mono)或是in line track (2 track, stereo)的商業7"盤式帶, 做為當時罐頭音樂媒體的最高規格產品.  而且這些早期規格的二軌盤帶, 不同於後來大量生產, 高速拷貝的四軌商業帶, 都是採取低速, 甚至1:1 real time拷貝的方式生產.  也因為高成本以及高單價的因素, 再加上1963年Philip發表更便宜的卡式帶的規格, 這些早期二軌盤帶很快就消失在市場之中.
HMV 1:1 real time pre-recorded tape
RCA 2 track pre-recorded tape
        其實我的盤帶機探尋之旅才正準備起步, 在我的專業Magnetophon M15a還未到位之前, 這些都只是先前的研究功課.  但在研究reel tape規格之中, 反而讓我從另外的角度來思考手上這些195X年的mono/stereo黑膠錄音, 為何有如此"高傳真"的performance.  或許這可以從磁帶的規格來思考.  磁帶錄音的效果, 基本上是取決於磁帶的寬度以及轉速.  早期由於多軌錄音還不夠成熟, 雙軌錄音, 甚至單軌(full track, mono)的狀況下, 反而有更多的錄音訊息得以保存於更大寬度的磁帶空間之中.  此點似乎也可以由一些小廠的作品得到驗證.  因為他們通常以簡單的雙軌錄音, 卻能發行錄音效果驚人的作品.  多軌錄音的方式, 雖然增加了錄音以及編輯的方便性, 但反而限制了每一單軌所能承載的磁性訊息密度.
        不過這些商業發行的盤帶版本, 為了維持適當的播放時間的長度, 以及配合商業用盤帶機的規格, 最高只能採用7.5 ips (19cm/sec)的速度規格.  保存狀況良好的7.5 ips copy, 與調教良好的黑膠來比較, 以目前聽到的感覺, 似乎盤帶並未能有太大的優勢.  不過盤帶的保存以及盤帶機的調整與校正, 對我來說又是一個全新, 需要嘗試的領域.
主流的4 track, 7.5ips prerecorded tape
        專業領域使用的盤帶規格最少是2 track, 15ips (38cm/sec).  事實上, 目前仍然有許多小公司在限量發行此種"類母帶"規格的pre-recorded tape.  最有名的應該就是美國的The Tape Project.  而這些以專業高規格盤帶機, real time 1:1自雙軌母帶對拷生產的產品, 在音質上可以到達何種境界, 才是最令我好奇的!
Out of print; Tape Project 15ips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