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Sound of Vintage - JBL 4350


JBL 4350...plus extra high tweeters & subwoofer tower!
        Vintage sound....所謂經典的聲音到底是如何呢?  是否從這對超過五十年歷史的JBL 4350所發出的聲音就是所謂的vintage sound?  老式的聲音還是新時代之聲?
New audio rack Lovan Empire for Sony's ex-flagship TA NR1;
although its size is smaller than Accuphase but similar weight of 48Kg per channel!
The monster engines to drive JBL 4350!
Accuphase M2000 for above 250Hz; Sony TA NR1 for below 250Hz!
        老聲新聲其實一點都不是重點, 因為我在這裡聽到最驚人的鋼琴重播(蔡琴的"機遇").  觸鍵的重量感以及逼真度是我所聽過裡數一數二的!  古樂演奏的Vivaldi四季裡, 絃樂的光澤以及彈性也讓我完全不再懷疑老JBL重播古典音樂的能耐!

        雖然這是一套電子分音四路(其實是六路, JBL 4350本身是四路, 再外加超高以及超低)的複雜系統, 但經過主人巧手的調整, 音域的平衡呈現的非常好.  第一次到訪是協助主人架設早期Sony的旗艦後級TA NR1(只有負責JBL 4350的四隻15"低音, <250Hz); 或許是因為換上新後級以及新的音響架, 中低音域似乎有些"過強"的感覺.  第二次的到訪所感受的平衡就更好了.  聆聽各樣的音樂, 絲毫不會覺得有音域不平衡的違和感.  唯一我可以挑剔的是音場的高度(這應該是主人喇叭高度所致; 考慮到可移動性, 我想這是一個可以忽略的compromise, 因為家用環境不太可能類似專業的用法, 將喇叭崁入適當高度的牆面上).  在Accuphase M2000以及Sony TA NR1所分音推動的JBL簡直是動靜自如, 雖然主人不喜超大音壓, 但在適當的音壓下, 這套系統所能呈現的全面性與音樂性, 以及輕鬆自如的表現各樣音樂的魅力, 讓我都想找一對4350來試試看了!  
Two extra high frequency units per channel
        其實聲音不會有, 也不應該有老舊!  "音"的發響所需要的是transducer的規格, 速度, 轉換效率以及物理特性.  所以從這樣的觀點來看, 其實已經有五十歲的JBL 4350一點都不會"老".  直到現在, 它的能力還是足以表現任何複雜音樂的發響!  Bravo!
JBL Paragon
        這對Paragon也是主人的珍藏!  它是靜靜地坐落在主人客廳的角落, 在我第一次到訪準備回家時才發現的.....它大概是技術與藝術完美融合的一個典範, 真正超越時光的Vintage!


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這些巴洛克大師們 - Those Baroque Masters....

法國Charlin唱片; Couperin家族王朝

和聲學大師Rameau的大鍵琴作品

        台灣古典音樂的鏡頭一向是指向由Bach/Handel為源頭的德奧體系, 對於Baroque同期的法國, 義大利大師們就比較少人提及, 媒體上也比較弱勢.  我也無意, 也沒有能力進行音樂史學的探究.  只是最近重聽了兩張法國Charlin唱片的大鍵琴音樂; 一方面對於最近音響系統的效果暗自竊喜, 一方面驚訝於這些法國大師們的鍵盤創作似乎也不遜於同期德國巨匠的作品.  在台灣喜愛古典音樂的朋友, 大概都對於巴哈, 韓德爾以降的德奧系統非常熟悉, 但對於巴哈, 韓德爾同期義法其他大師, 甚至往前追朔至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們, 如果不是音樂史學專家可能難以回答出一個大概的全貌.
音樂史上, 與德國巴哈家族相形抗衡的法國Couperin家族
        所以我一時興起, 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我腦海中(加上Google大神的幫助)聽過的"史前"大師們...........

        義大利:
            G. Palestrina (1525~1594)
                  C. Monteverdi (1567~1643)
                                                A. Corelli (1653~1713)
                                                        T. Albinoni (1671~1751)
                                                            A. Vivaldi (1678~1741)
                                                                 G. Scarlatti (1685~1757)
        德國:
                                                 J. Pachbel (1653~1706)
                                                               G. Telemann (1681~1767)
                                                                  J. S. Bach (1685~1750)
                                                                  G. Handel (1685~1759)
                                                                                       J. Haydn (1732~1809)
        法國:
                                                      F. Couperin (The Great) (1668~1733)
                                                                  J. Rameau (1683~1764)
        英國:
                                                     H. Purcell (1659~1695)

        由可說是法國國寶級的Charlin唱片來發行這兩張Couperin家族以及Rameau的大鍵琴作品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是時候把更早期文藝復興後期的大師Palestrina和Monteverdi的唱片拿出來"考古"一下了.
     

2015年1月22日 星期四

初探LCR型RIAA等化的魅力 - LCR type RIAA

Swiss Audio Consulting extra low DCR inductor for LCR RIAA
        僅見於超高級唱放的被動LCR型RIAA的方式, 我對於他的好奇已經存在許久.  基本上, 這有幾個原因: 第一, 通常LCR型的RIAA等化只會使用在一些超高級的頂級唱放之中; 第二, 通常專業刻片系統裡的等化也是使用LCR的方式進行; 第三, 依我所看到的討論裡, LCR的方式在理論上比一般RC方式有更低損耗, 阻抗恆定, 以及低噪音(因為搭配線路之故)的優點.  至於為何無法普及的原因, 不外乎是因為優良的電感元件的成本以及取得, 甚至體積的因素, 無法使用於平價的機種之內.

Tango famous EQ 600 LCR RIAA module
        最有名的LCR型RIAA的模組大概就是目前已經停產的日本變壓器名廠Tango 的EQ 600.  市面上還可以找到的LCR RIAA模組產品的有泰國的SILK, 英國Steven & Billington等, 而許多知名的變壓器廠也都有生產堆砌LCR RIAA所需要的電感元件, 像是Sowter, Lundahl等.
Lundahl's inductors used in AuroraSound VIDA
        甚至可以找到由瑞士Audio Consulting特製的超低內阻, 也超貴的電感元件(有多超級呢?  Tango 1.8H的內阻約是25歐姆, Audio Consulting制作的1.8H居然內阻只有3歐姆!  一套組成RIAA立體聲所需要的四顆電感要價超過十三萬台幣!).  使用LCR型RIAA的唱放雖然多是真空管架構, 但也有晶體架構的LCR唱放在市面販售, 像是日本AuroraSound的VIDA.
日本AuroraSound VIDA LCR type phono stage
        由於LCR型RIAA的唱放不多見, 成品價位也高, 一直沒有機會嘗試它的聲音.  最近與幾位技術者聊到這個話題, 沒想到其中一位Coffin兄慷慨出借他DIY的LCR真空管唱放!  我當然是非常高興的抱回家來與我的Nagra PL-P內建phono stage來比較一下他們在音質表現上的差異.  由於Coffin兄的這台機器仍然在微調中, 整體的效果暫時只能作為參考; 而且使用的電感元件也並非特別的"高級品".  但經過適當的熱機後, 這台"Coffin號"居然呈現出比Nagra PL-P更密實逼真的中音質感!  自然的音樂表現力讓你不自覺的一直把各樣唱片放下去.  動態與音場的呈現方式與Nagra的方式不太一樣, 但可以感受到3D音場的寬深並不會遜於Nagra.  動態的釋放與能量的吞吐, 也可以感受到威力不凡!  雖然無法完全確認這些都是來自於LCR的方式; 但理論上LCR更低損耗的優點, 似乎可以由更自然逼真的中音質感與表現力得到驗證.  現在就等待另一位網兄何大的電感試驗的結果了!  打造一台LCR RIAA唱放看來是勢在必行了!

Coffin兄的傑作, 電源供應分體的LCR型RIAA的真空管唱放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談"音"論"響"(二) - 我看Digital Room Correction (DRC)

老友葉先生的新聆聽室
        空間的"響"影響"音"的品質, 已經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但在大部份的現實條件下, 多數發燒友對於"響"(空間)的部分大多是束手無策, 更有甚之的是, 可能為了克服空間的負面作用, 反而會不知覺的使用各樣的配件, 線材, 甚至是器材來得到某種的音色"平衡"以及補償因為空間效應而"消失"的細節!  但大部份這樣建立在"假平衡"條件下的"手段", 通常很難放諸於四海, 得到一致的結果.
        (一) "響" - DRC空間修正
極簡派的空間擺設; 擴大機其實是在白色簾幕之後, 訊源以及DRC, DAC在聆聽位置
的右手邊
        最近拜訪老友葉先生的新聆聽室, 也再次感受到DRC所帶來的好處.  葉先生系統的器材, 其實非常簡單, 一套簡潔的落地喇叭系統, 外加兩隻小型超低音, 訊源也只是平價的日本系統加上合理價位的DAC, 最後再以一台綜合擴大機進行推動.  唯一比較不一樣的, 葉先生導入了DRC進行數位空間修正, 所以在CD player與DAC之間插入了一台Mac mini做DRC的修正運算.  令人訝異的是, 在這大約十坪的空間裡, 如現場般的大能量, 以及錄音裡所有的細節, 輕鬆平順的在空間中浮現.  完全不像是一般家用音響系統在播放大動態, 大音壓, 全頻段音樂時捉襟見軸的窘態!  回想起聽過的幾套有加入DRC修正的系統, 輕鬆的大音壓動態, 多細節似乎是他們一致的特色.  這也讓我想到, 一套經過適當DRC參數修正後的系統, 其實就相當於一套直接的"鑑聽系統", 因為去除了(當然DRC不可能完全克服空間的效應, 但可以盡量降低)空間影響, 此時所表現出來就是器材本身的狀態; 甚至應該這樣說, 在假設擴大機有足夠能力的推動下, 喇叭就"自然"表現出它的能力.  將它所能發出的頻段以及細節傳送給聆聽者.  用這個觀點來看, 以目前現代喇叭輕鬆可以達到破百dB的音壓規格來看, 大動態以及大音壓的輕鬆達成(再次強調, 擴大機要匹配)就不是什麼意外的事了.  這也有些類似於專業錄音室的概念,  就是如果鑑聽室空間效應無法消除或是最小化, 如何能夠在這樣的空間進行音樂媒體的編輯以及確認?
之前提過的DRC加四路數位電子分音的現代化Altec A5
導入DRC的TAD號角系統; 大能量與高解析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一套讓我印象深刻的DRC系統, 而且連黑膠輸出也AD化後加入DRC運算修正
        當然, 這也是得力近年來強大的CPU運算能力, DRC才可能實現全頻段的即時空間修正, 甚至可以針對之前EQ或是被動空間處理設備所不敢想像的Impulse response來進行修正.
        (二) DRC對於"音“的可能影響:
Impulse response的修正前後差異
        DRC不同於其他被動式的空間修正設備, 它為了修正或是抵消空間效應, 它必須在源頭的音樂訊號之中, 加入經過複雜計算所得到的"資料", 來抵消或是調整空間效應, 甚至改善喇叭的impluse response.  所以DRC不同於我上一篇討論的單獨的"音"與"響"(因為喇叭有聲音發出後, 才會有空間的效應產生, 請看), 它好比現代的數位DAC常常應用升頻計算補入數位資料, 來改善CD的音質一樣, 它們其實都有"修改"了原始資料....所以也就改變的"音"的狀態.  甚至由於經過DRC計算後的訊源資料會比原來的複雜, 因此對後段擴大機甚至喇叭會造成更高的負載!
在我空間所量到的頻率響應以及加入DRC修正後的響應差異
        大概是因為DRC對原始資料有進行計算, 所以有一些發燒友對DRC會抱持一個比較保留的態度, 認為(或是下意識)經過DRC處理後的聲音是比較不"自然".  姑且不論這是否事實 (以我聽過的DRC系統來說, 我倒不覺得DRC處理後的聲音一定就會比較"假"; 音響中會影響音色, 甚至造成失真染色的環節真的是太多了); 相對上, 也顯少發燒友有警覺到, 或是有辦法驗證到, 我們聽到的音樂訊號經過了空間效應的透鏡後的變形扭曲, 甚至是損失, 到底有多少.  所以DRC其實是一個雙面刃.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 DRC的確提供發燒友一個強大的工具, 因為它可以修正或是調整的功能以及精細程度, 是先前EQ或是被動式空間修正設備所難以達到的.  但是我也不是說只要有DRC就搞定一切, 因為DRC對於音響器材的"本質"是無能為力的, 甚至加上了DRC的運算後的資料量會加重擴大機的負載; 任何可以改善"音", 甚至"響"的方法仍然可以改善最後整體的音質.  我曾經在上述經過DRC運算的TAD系統裡加入音響架去改善前段器材的振動影響, 事實上, 它的改善一樣是明顯的.
嘗試將數位音量以及DAC從電視台面移到專業音響架之上;
改善的效果也使非常明顯的, 與DRC並不衝突
        就好比說, 同樣的空間, 舉例上述葉先生的空間, 擺入另外一套同級的系統, 一樣用DRC加入空間修正運算.  我相信同樣大動態, 高能量, 高解析的聲音一樣會存在, 但可能是不太一樣的"聲音"表現.  也就是系統表現的"音"的本質的能力好壞還是一樣存在的.
        這兩三年以來, 具備DRC的空間修正的硬體或是系統已經愈來愈多.  以數位音源的角度來看, 我個人也認為DRC是利大於弊.  另外一個部分必須提醒的是, DRC的修正程度其實是可大可小, 就好比類比EQ可以調整的幅度其實是有一個範圍.  甚至如同大家所知道的, 頻率響應完全平直的喇叭或是系統與"好聽"與否, 並非是一定相關(我也沒有看過任何一對喇叭的頻率響應測量結果是完全平直的).  所以我一直期待市場上可以出現一台具備開放DRC參數讓使用者可以很方便調整的DAC(具備DRC EQ和Impluse修正的功能)!  甚至可以有一個buffer stage (RAM)的設計, 來消除因為CPU大量運算所可能造成的延遲(這個部分只是我的推測, 因為我並非DRC的用家).
        由於我個人是以黑膠音源為主的發燒友, 要導入DRC, 必須還要考慮一個A/D converter的存在.  所以我之前的態度是保留的.  事實上, 這或許也是多餘的保留, 因為優質的A/D, 甚或是A/D再D/A後與原始類比資料的比較, 在專業領域上應該早已經被驗證與確認.  甚至許多頂級喇叭系統已經導入數位DSP, 在數位領域裡進行分音與相位修正, 例如定價高達六十萬美金的Magico Ultimate III.
Magico Ultimate III with DSP crossover
        再加上最近有機會欣賞一套音色, 密度質感逼真以及能量寬鬆自然的系統; 是以JBL4350為核心, 再加入超高與超低音的四路電子分音系統.  如果不是主人告知, 我也不會發現其實擔當重任的電子分音器是數位的Yamaha D2040!
讓我驚艷的JBL4350系統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黑膠的黑暗面(三) - 唱頭與壽命; Dark side of vinyl (III) - Cartridge & its lifetime

From left to right: latter/earlier version of Decca vdH, Decca Gold (retipped by vdH)
        (五) 唱頭的選擇.  唱頭大概是類比音響系統裡和喇叭一樣是失真最高的元件!  它們也正好位在一套類比系統的最前和最後端....而且, 它們其實是類似的轉能器...唱頭的功能是將振動的機械能轉換為電流訊號; 而喇叭剛好相反是將電子訊號轉換為喇叭震膜的振動機械能!
        既然有機械轉換的結構, 自然而然會產生各式各樣的transducer的設計; 就好比市面上有著各樣的喇叭設計, 靜電, 動圈, 號角, Ribbon....等等.  所以對於剛入手黑膠系統的燒友, 第一個可能要面臨的選擇就是到底是, MC? MM? MI? IM? VMS? 高輸出? 低輸出?.....等等(有興趣的請參考我之前寫的"談談黑膠播放的源頭(一), 談談黑膠播放的源頭(二)").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 唱頭也和喇叭一樣, 在市場上存在著所謂的主流設計; 喇叭市場裡的主流就是動圈單體式設計, 在唱頭市場裡就是MC設計.  主流設計是否一定是最好, 失真最低的設計?  這個部分有些複雜就不在此篇裡討論.
        MC唱頭在當今市場是主流, 所以選擇性是最多的, 相對的, MC唱頭的價位也會比較高些, 因此廠商也願意投入比較高級的材料與制作.  再來是MC的輸出一般來說比較低, 所以必須要考慮一個升壓器或是前前級來處理.  其實這有點像是現代高級動圈喇叭, 效率愈來愈低以及分音器愈做愈複雜, 所以你只好再買更大power的擴大機來對付它....在商言商的角度也不難理解, 除了廠商不斷追求High End極限外, 其實這樣才會產生更大的商機.  所以選擇MC唱頭通常代表你必須花費更多的budget在唱頭這一段, 以及增加前段的複雜度; 相對的, 選擇MM/MI式的唱頭或許是剛準備進入黑膠世界的朋友們比較合適的選擇.

From left to right: vdH/Shibata/Fritz Gyger
        (六) 唱頭的壽命.  唱頭既然是一種transducer, 它的壽命就與它所被設計出來轉換效能的規格息息相關.  也就是說, 唱頭如果不能有效或是在可容忍的失真度上轉換刻錄在唱片溝槽裡的訊號, 那就代表此時唱頭必須進行"重整"或是"re-built".  當然, 最直接影響讀取唱片溝槽訊號的就是唱針/針桿/懸吊系統等機械結構(我們先假設磁性迴路以及線圈是相對長時間不會變化的). 先來看針桿, 通常針桿都是選擇使用剛性強的材質, 像是鋁, 硼甚至鑽石.  而針桿主要的作用在於前後固定唱針以及線圈(或是磁鐵等), 所以基本上除非斷裂變形, 不然應該不會有"壽命"的問題.
不同針尖型式所對應的不同規格
        針尖的壽命部分, 就比較眾說紛紜...一種說法是鑽石摩擦塑膠唱片, 所以理論上唱針是不會損壞的.  另一種說法來自唱頭的設計者, 其實不只是vdH形容他的針尖大概只有兩千小時的壽命.  Decca/London唱頭的JW也回答我針尖最好在一千五百到兩千小時後換新.  而且每次我的笛卡頭回到他手上檢驗時, 他都會給一個針對唱針condition (worn out)的comment, 像是30% worn out等.  另一種說法是, 唱針在摩擦唱片時, 慢慢的, 日積月累的上面會包附一層PVC....由於我沒有可以定量檢驗唱針的方法, 所以我無法確認哪一種說法是正確的.  但基本上, 雖然鑽石非常硬, 但任何相對的摩擦都會帶來相對的損耗, 只是大小問題.  所以我傾向vdH/JW專業的說法.  唱針還是會有壽命的.  這壽命並非是超過兩千小時就完全無法使用, 而是此時針尖磨損後的狀況已經無法提供設計者希望達到的"規格", 甚至反而會有損傷唱片的風險.  事實上, 我也不太會去執著在針尖的壽命是一千五或是三千....因為唱頭最脆弱也最容易變化的其實是它的懸吊系統, 也就是damper!
MC唱頭架構一例
        唱頭的懸吊系統有許多種不同的設計, 但大概都脫離不了damping rubber的存在.  由於rubber屬於軟性材質, 在唱片播放過程中, 會處於一直變形恢復的狀態, 用久了彈性疲乏是很正常的現象.  甚至早期許多唱頭放久了, damping rubber還會發生硬化的現象, 像是早期的AKG唱頭.  Damping rubber老化或是彈性疲乏的現象是, 你會發現唱頭的針桿是歪斜(在沒有施加抗滑的條件下)的.  或是你會發現在唱某些偏心特別嚴重的唱片(尤其是鋼琴), 高音會有"調變"的現象, 也就是說唱頭的damping rubber的變形恢復的反應已經沒有辦法跟上劇烈變化的音軌.  Damping rubber的壽命因廠商使用原料不同而異, 也和搭配使用的唱臂不同而會有所不同.  通常搭配正切唱臂下, 唱頭的damping rubber的壽命會短一些, 因為它的負載(唱臂的有效質量)會比較大.  我的經驗是大概在你認真考慮針尖磨損的問題前(搭配Opus3 Cantus正切臂), 你就先會碰到damper老化的問題了.  所以我的習慣就是將整棵唱頭送回原廠更新damper以及針尖了.  某些MM或是MI唱頭的用家就比較簡單了, 因為只要購買新的針桿/針尖來更換即可, 而且價格通常都是非常可親的.  但比較高價的MC唱頭這方面的收費就會比較可觀了.  所以大家選擇唱頭前, 一定要問清楚廠商換針尖或是damper的收費方式.  不過, 請注意唱頭絕對不會是長久不變的.  當然, 每個人對唱頭老化狀況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樣.  所以我說的時間只是給各位參考.  由於高價MC唱頭要更換damper或是換針的費用頗高, 一些用家會使用抗滑(支點唱臂)來"補償"針桿歪斜的狀況.  不過, 抗滑這個部分頗有爭議, 而且抗滑力是施加於唱臂軸心, 與唱頭damper位置是不同的, 正切唱臂也沒有抗滑需要調整, 所以我不太適合對抗滑多做評論.

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西電超級發燒友得見 - Super Western Electric-phile

Original WE's 1st and 2nd tubes (VT-1 and VT-2)...OMG, a century ago!
        7-ways super horn system based on WE555 driver....countless WE tubes and amplifiers....EV giant 30" subwoofers driven by Siemens Klangfilm 250W amplifiers....AMAZING & KILLING SOUND!!
7-ways horn systems... 
Early WE555 field coil driver
EV 30" subwoofers
LCR phono and preamp by WE tubes and components
EMT730...EMT730...EMT730... (a "mini" Garrard 301 hidden in the back)
Wonderland hidden in the dark....Dark side of FORCE?

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不為人知的小廠 - Crossroads records

Crossroads的微笑stereo標誌
        我必須暫時放棄, 除了知道Crossroads是隸屬於Epic records下的一支低價位品牌, 發行的內容也大部分來自捷克的Supraphon之外, 我實在是在網路上挖不出什麼樣的寶....而我對Crossroads產生興趣, 如之前所提到的, 是因為偶然聽到這一張驚為天碟的Suk Trio演奏的貝多芬"大公"三重奏.  其音效之佳, 展現出來的音樂感染力和張力, 讓我認為這是我所聽過最棒的大公版本!
我列為天碟之一的Suk Trio
        也因此上網買了幾張其他的Crossroads唱片, 因為心想, 如果張張都有Suk Trio的效果, 那真正就賺到了!  Crossroads的封面設計挺搞怪的, 好不好就見仁見智.  對我來說, 這樣的設計對古典來說是輕佻一些.  印刷與包裝就是一般美國小廠的品質, 談不上精緻, 也比不了歐陸的小廠.
Navarra的Brahms.  這一張效果很好

這一張Krebber應該不是來自Supraphon, 而是來自於Philips


這張Navarra絕對超值!
這張Mono的高音有點太突出直接, 我覺得可能也是等化曲線的問題
這張就可以看得出Crossroads封面的搞怪....是看到Brahms出現嚇一跳, 還是.....
        整體來說, Crossroads版的刻片, 一般來說算是不錯, 但Suk Trio的"大公"就真的是"異數", 讓你超乎想像的好, 也因此得知原始Supraphon的錄音(按資料來看, Supraphon的錄音與刻片設備與英國EMI關係頗深, 但由於財力的問題, 設備的更新上比不上西歐與美國; 但奇怪的是, 早期的Qualiton, Hungraton並不會有類似Supraphon較為偏暗的音色)可以到達什麼樣的程度.   Crossroads的音效, 較之於Supraphon, 也印證了早期196x年時, 美國比東歐較為進步的後製設備.  讓黑膠收藏家有一個"另類"的選擇, 也可以藉此聽到Supraphon原始錄音母帶的可能性.  聽了這些Crossroads唱片後, 除了Suk的Brahms sonatas (mono)外, 其他的音質, 逼真度與密度感都不錯, 在高音的表現力上呈現了與Supraphon不同的質感.  動態表現上, 也不會有一般小廠便宜制作所呈現的"壓縮"的感覺.  尤其是Navarra幾張錄音都非常好.  以下是Crossroads的目錄給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