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Aeolian's Duo-Art Piano Recording

Aeolian Duo-Art Player Piano
        從"錄音"的角度來看piano roll & auto piano是一個有趣的事.  在二十世紀初期, 誕生了早期的phonograph錄音技術, 也留下了不少珍貴紀錄.  愛樂者也習慣了當時窄頻, 動態有限, 只有中音的錄音.  但在當時, 有一個不直接紀錄聲音的錄音技術, 也就是piano roll, 卻是受到許多鋼琴大師的青睞.  在二十世紀初期留下了大量的紀錄.  而這些紀錄之所以珍貴, 第一原因當然是可以聽到許多來不及進入電氣錄音時代的老大師的演奏.  第二是它們基本上是不會受到動態與頻寬的限制.
Duo-Art Roll
        但一般愛樂者鮮少注意到這一個部分, 我想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 隨這時間的推移, 如何恢復當時Reproducing piano的技術逐漸失傳, 而且必須花費很大的功夫, 才能完美重現當時留下的piano rolls.  我最近在網路讀取相關資料, 發現當時autoplay piano和piano roll錄音, 實在可說是一個人類智慧與技術的奇蹟!
Duo-Art Recording Process

        人類歷史追求"自動樂器"的起源其實相當早.  而鍵盤樂器類, 像是Organ和Piano, 由於結構的關係, 一直是開發"Autoplay"的主要平台.  也可以容易想像, 有了一台自動鋼琴, 你的確省卻了伴奏的煩擾, 甚至你自己也可以不是鋼琴家, 就可以在家中享受真實鋼琴演奏的聲音!  當然, 如果可以在家中"重現"當代一流大師的演奏, 那豈不是太棒了!  所以Piano Roll Recording就應運而生!
Alfred Cortot's Chopin Etude "Winter Wind" by Duo-Art
        而Autoplay piano的發展在二十世紀初期也達到了顛峰, 當時主宰市場的美國三強, Aeolian's Duo-Art就是其中之一.  Duo-Art系列在1915-1930內分別在紐約以及倫敦開設了recording studios, 與當時許多鋼琴大師留下很多紀錄.  目前這些珍貴的piano rolls, 聽說都在一位英國人手中.  而我會知道Duo-Art, 就是因為找到一個1989年電台保存的Alfred Cortot的Chopin錄音母拷.  錄音非常好, 簡直是驚人!  而查詢錄音的內容, 才發現與英國Nimbus發行的Grand Piano系列中的Cortot版本符合.  而Grand Piano系列正是Nimbus與這位英國收藏家合作, 準備逐步重現這些珍貴的"錄音"資料.
Alfred Cortot - Nimbus Grand Piano Series
        這時候該來討論第二個為何一般愛樂者會忽略這一種piano roll錄音的原因.  首先我們必須先來看看piano roll如何來紀錄以及重現鋼琴家的演奏.  基本上, piano roll可說是最早的"數位"錄音方式, 因為它藉由孔位(打孔)來紀錄鋼琴家在鍵盤上的"活動".  當時的三大主流Ampico, Welte-Mingnon和Aeolian Duo-Art雖然細部方式不同, 但主要都是將鋼琴鍵盤的"活動", 踏板的動作以及觸鍵的強度, 隨時間紀錄在所謂的piano roll之上.  聽說Duo-Art特別之處, 在於它是另外以16段的不同刻度來紀錄鋼琴家每一個觸鍵的強度.  所以你會發現Duo-Art錄音時的照片中, 除鋼琴家外, 還會有一位engineer在旁邊同時"輸入"強度記號.  然後同步傳至隔壁房間再合併成為"Roll".  而且在錄音完成後, 還必須與鋼琴家一起"Mastering"確認和修正錄音(Roll), 然後才會定版.  交由大量複製.  而重現這個演奏,則必須透過特別的Reproducing Piano來進行.  而這所有一切都是透過機械結構來進行.  可以想見結構之複雜!  當時Aeolian還特別與Steinway合作開發了專為重播之用的Steinway Grand.  而Nimbus Grand Piano系列的重播與錄音都是經由Steinway Grand.  當然可以想見, 之前唱片公司沒有著力於此,  主要原因應該在於Piano Rolls的取得, 以及如何重整這些特殊的Reproducing pianos.
Duo-Art Steinway Grand
        從"忠實"的角度來看, 的確經由Roll和Reproducing piano的重播來聽, 鋼琴家微妙的音色變化以及touch的表現還是有所限制, 左右手, 尤其是低音部的清晰度也比較混濁(可能是結構限制).  但是它們在音量, 頻寬動態以及節奏上, 的確更完整也更忠實保留了當時鋼琴家的演奏.  甚至我都懷疑當時Cortot是否在"後製"過程中有修改實際演奏時技巧的瑕疵, 因為這裏聽到的是, 我很少在留聲機以及LP時代所聽到的有"明顯"技巧loss的Cortot.  當然另外一個可能是, 在1920年代, 那的確是Cortot中壯年, 狀態體力最佳的年代.  也因此聽到他在最顛峰狀態下的演奏!
        Bravo!  Nimbus.  其實Nimbus是一家英國重量級的唱片品牌.  但似乎在台灣圈子比較紅不起來.  有些可惜.  喜愛鋼琴音樂的愛樂者, 或許可以注意一下這個Grand Piano系列.  因為它所展現的那是一個多麼偉大的年代.....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與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衝擊的年代.....那時這些大師傳承於Beethoven/Brahms/Liszt/Chopin等的血脈還清晰可見!
        而作為"非直接聲音"錄音方式的Piano Roll, 可說是當時機構設計巧思的極致表現.  以成果來說, 它的確超越了那個年代的有聲錄音技術一大步!

2019年9月22日 星期日

Field Coil Direct Couple MC Cartridge from Lithuania

Direct couple DST type cartridge by Darius Valiunas
        Why field coil?  這一直是一個有意思的問題.  除了之前提到的FC speaker driver, 現在似乎也有一小部份人開始想辦法針對音響重播系統的另一端 - 唱頭的磁性系統 - 進行勵磁化!
        當然唱頭因為有體積, 重量的限制, 在改造的空間上自然有許多限制.  事實上, 唱頭與喇叭也在音響重播系統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因為它們是效率以及失真最大的兩個環節, 一個負責將震動轉換為電流, 另一個則是將電流轉換為震動.  那是否我在勵磁喇叭上感受到的優點, 也一樣可以在勵磁式的唱頭上感受到?  我不知道, 因為還沒有機會聽過.  但如果是有類似的效果, 那對黑膠愛樂者不外是一個超大福音!
        這裏要介紹的是一位來自立陶宛(Lithuania)的唱頭維修與製作者 - Daruis Valiunas.  這位老兄除了可以幫人維修唱頭外, 也生產FC Direct Couple MC Cartridge.  所謂的direct couple的方式, 即是仿自傳奇Neumann DST唱頭的結構, 將之現代化, 再搭配勵磁的磁力系統.  非常精巧的手藝!




Neumann DST
        再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Why field coil?  從以下數字或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設計者DV提到他的FC engine可以提供3200 Gauss的magnetic field.  一般的唱頭是1200 Gauss, Denon 103是2000 Gauss.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DV有能力維修類似的direct couple type的唱頭, 像是Ikeda.
Ikeda 9
        其實最早的Stereo type FC唱頭, 似乎可以追朔到英國Blumlein在1933年的設計!!  Amazing!!
 

2019年9月8日 星期日

Wonderful experiences with Voxativ field coil speakers and S8 Audio 45 SET amp in 2019 Taipei Audio Sair

S8 Audio Lab + Voxativ 9.87 in 2019 Taipei Audio Fair
        小功率擴大機加全音域喇叭其實不是新鮮事.....但勵磁喇叭對一般人來說就比較難得一見. 我比較幸運, 今年2019八月台北圓山音展, 得到S8 Audio徐先生的邀約, 所以有機會長時間(四天)來體驗德國Voxativ目前的旗艦9.87加上徐先生最新手工精製的45單端綜合擴大機的表現.
S8 Audio Lab 45 Single ended Amp
        認識溫文儒雅的徐先生應該超過三年, 雖然第一次就驚豔於他擴大機的脫俗質感, 隨著認識漸深, 更覺得他的深不可測.  台灣不乏許多個人或是小型的音響設計工作室.  大部份的產品雖都會有一定的水準, 但可惜的是, 以整體產品設計(造型與內在)的角度來觀之, 鮮少有能夠擺在世界舞台上, 與歐美日第一線音響產品, 可以平起平坐而不遜色, 甚至還會讓他們眼睛一亮的產品!  S8 Audio的產品就是其中之一.  Voxativ主事Holger此次也隨著他家旗艦9.87來台, 他也非常驚訝徐先生只有1.5W的45 SET可以把他的9.87推得這樣好!  他問了徐先生45 SET的價格, 開玩笑說, 這至少在歐洲可以賣到三倍的價格!  以我的了解, 徐先生當然希望將他的產品賣到全世界, 但說實話, 以他"龜毛"的個性, 以及慢工出細活的手工製作, 產量實在有限.  我反而覺得維持目前手工加客製的方式, 直銷直接面對客戶, 是一個最好的方式.  跟著現今high end audio天價的定價策略以及華而不實的行銷, 並不見得是好的.  以我看, 現今高級音響市場已經漸入一個曲高和寡的死胡同.  有錢人市場當然還是有的, 但與一般大眾已經脫節!
Voxativ AC-X field coil full range driver
        此次來台參展的Voxativ, 除了來的是旗艦9.87外, 最讓我期待的是, 它用上了Voxativ第二貴的全音域單體AC-X, 而且是勵磁版本.  有多貴呢?  是我想都不敢想買的一萬歐元一對!  雖說, 在這之上的還有三萬歐元一對的版本, 以及日本另外一個天價品牌, 如另一個太陽系般遙遠的Feastrex field coil的存在!
Voxativ 9.87 Speaker system
        為何古老的勵磁方式仍然是這些設計者不計代價的首選?  只是市場行銷策略? 又或是勵磁的方式真的有哪些特性是現代永磁方式(ferrite or alnico)所達不到的?  我一直很想知道.  網站或是許多論壇, 對此討論甚多, 但說實話, 我找不到可以用數字或是規格理論來支持勵磁勝過永磁的論據.  所以這個問題的答案, 隨著無解, 更加深我想實際體驗的衝動.......(這的確像是飢餓行銷的陷阱)........ 當然, 並非勵磁喇叭沒有聽過.  之前有數次經驗, 聽過日本GIP, 以及WE勵磁號角系統.  但那些更是遙如人馬星座距離之外的恆星系統了.......
Nagra IV-S + QGB
        此次台北圓山音展, 因為空間的限制, 我準備了一台Nagra IV-S + QGB做為S8 Audio展房的類比訊源.  Nagra IV-S我介紹過許多次, 以重播效果論, 它很有音樂性, 但要以全面性來說, 它的確有其設計的天限, 無法達到大型Master Recorders的效果.  但有趣的是, 在展場它所播放出來的聲音, 在透明度, 瞬變速度, 動態能量的吞吐, 以及聲音的密度和解析度上, 卻在在挑戰我家中使用大型Master Recorders的表現!  甚至勝出!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似乎在提醒我, field coil設計的Voxativ full range unit的確是更高一級的transducer設計.  當然, 能夠推出這樣的效果, S8 Audio的45單端擴大機功不可沒, 雖然在極端母帶超大動態下, 1.5W的功率仍可聽得出來有所不足, 但這已經是非戰之罪.
        我目前使用的Tang Bang W8-1808, 雖已經是Neo磁鐵版本, 但效率相較下, 與Voxativ AC-X的105dB超高效率有不小差距.  當然, 兩者的價格相差近二十倍也是事實.  所以是否是勵磁主導了這樣品質的差異, 的確需要進一步確認.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 由於AC-X的超高解析力, 許多音樂的細節一覽無遺, 一開始我甚至懷疑這些中高音的"細節", 如人聲的唇齒音特別明顯, 是否就是field coil特有的特色.  但還好這樣的"強調", 隨著展覽的進行, 在第二天後"自然"許多.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 由於Field coil是必須通電才會產生磁力.  可以想見field coil的電源供應影響聲音很大.  市場幾家field coil單體廠家, 對power supply似乎各有見解.  Voxativ自身使用電池供應(6V-18V DC).  早期勵磁設計, 也有高電壓(>100V)的方式.  近代則通常偏向低電壓.  我想這與設計有關.  有高手告知早期Klangfilm field coil甚至可以到200V.  而德國另一家Wolf von Langa的設計, 則是強調電流供電......
        雖然很多人說不清楚勵磁技術規格上的好處(或是故意不說), 但以我親身的體驗, 勵磁的設計在效果上的確有引人入勝之處, 而且對某些人(像我....)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因為Field coil的transducer (Speaker)似乎先天上, 比一般永磁系統更接近真實聲音的表現(發聲)方式.

2019年9月6日 星期五

30ips Tape of Sophie Lee Violin Recital by Bel Canto Musicale, Taiwan

30ips - Ultimately Analog Format - on Studer A816
        Latest release of Bel Canto SASIMI series and IMO, the best recording period!  Recorded at 30ips and by highly modified Studer 962 and A807.  Absolutely the best dynamic and liveness you can have from tape!
        Only 20 Master-Direct-Copies are authorized.  You can have either 15ips/CCIR or 30ips/AES by request.  Total time is about 23mins.

        One 10.5" Tape at 15ips/CCIR is around USD245 plus shipping
        Two 10.5" Tapes at 30ips/AES is around 400USD plus shipping
        One 12" Tape at 30ips/AES is around 460USD plus shipping

        Bel Canto Tape info: http://www.bc-musicale.com/Zreel.html
        E-mail: hongjen@bc-musicale.com

Recital Hall of Wei Wu Ying, Kaohsiung
Highly modified Studer 962 and A807 

        Below descriptions from Bel Canto:

        沉寂了兩個月,貝岡朵的Sasimi系列又有新的盤帶了,這次是超級厲害的小提琴錄音,有著前所未見的驚人真實度與大動態,為什麼這麼厲害呢?因為月初突發奇想,用固定電阻來取代Studer A807 Audio電路板上的微調可變電阻,結果聲音的解析度與動態表現皆有大幅度的改善,這樣的升級用在這次的現場音樂會錄音,才會帶來這麼棒的錄音結果!
(我應該反過來說:這四根電阻誤了我十年的盤帶人生嗎?)
我覺得在台灣聽盤帶的盤友應該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因為我們有很棒的音樂廳(新開幕的高雄衛武營音樂廳聲音真的超棒!),很棒的樂器(衛武營的史坦威鋼琴聲音超棒,小提琴也是名琴),然後我這邊又有一次次升級下來的Studer A807盤帶機來錄音(放眼世界,帶這麼大這麼重的盤機跟混音台出門錄盤帶的公司真的非常稀少了),結果就是這個超級驚人的小提琴錄音!儘管放大音量吧!當小提琴的第一個聲音出來,你就知道有多厲害了!

盤帶的曲目有:
Maurice Ravel: Tzigane
Fritz Kreisler
Schön Rosmarin
Tambourin Chinois
Liebesleid
Syncopation
李佳芬/小提琴
高韻堯/鋼琴
試聽影片:
樂曲的長度有23分鐘,限量20份授權,價格為:
15 IPS CCIR 金屬盤為台幣7400元
30 IPS AES 兩盤金屬盤為12000元
30 IPS AES 12吋德國製金屬盤裝為14000元

2019年9月2日 星期一

ATL Ampex ATR-800 head assembly

NOS ATR-800 Head Assembly
         My friend found this NOS ATR-800 head assembly from Japan.  After consulting with ATR-Service, we know now that "ATL" means "Ampex Taiwan Limited".  They were made by Ampex Taiwan branch long time ago.  Lucky he is!!

2019年9月1日 星期日

New color for NAB Isolator

Gold & Grey body
         New color - Gold - was introduced for the new batch.  There are two kinds of color - Gold & Grey - for main body and four kinds of color - Gold/Violet/Red/Blue - for upper clamp part.  So there are eight color themes in stock now.  Hope you like them.




"Ironman" Version - Red/Gold
Some color examples

2019年8月31日 星期六

Dynamic range - 淺談不同訊源的動態對比

Horowitz in Berlin, 1986
        接觸母帶級訊源多年,  一個最大的感觸, 也是為何回不了頭的主要原因, 其實就是母帶級訊源所能提供的動態對比!  也就是說母帶級訊源是唯一能夠接近現場的錄音媒體的主要原因.
        我們可以從錄音的動態對比來討論.  當然, 這裏我們先簡單澄清所謂的動態對比(Dynamic range)和訊號雜訊比(Signal to Noise Ratio)的不同.  我們可以參考這一個圖示:
        一個交響樂團的dynamic range, 我們可以假設他們可以發出的最大音壓是105dB.  而通常一個良好音樂廳的底噪大約會在35dB左右.  也就是說, 如果我們要完整無壓縮的錄下一個交響樂團的動態, 我們至少要有一個可以承受70dB的錄音機.  而我們參考一些類比Master Tape Recorder的規格就會發現, 他們大概都會有60-65dB的S/N比, 甚至到70dB (1/2", 30ips).  我想這也是這些master recorder設計時必須達到的規格.  (註:事實上, 105dB是我們在前排觀眾席所測到的音壓, 對於麥克風來說, 它們所收到的音壓一定更高.)  而在類比磁帶的方式裡, 至少會有10-20dB的headroom, 所以對於這些精心設計的master recorder, 其實它們是有足夠的能力吃下80dB的動態範圍.

        那這個70-80dB動態範圍的意思是?  假如我們要在一般居家環境重播80dB的錄音; 而通常居家環境的底噪約在45-50dB (很安靜的晚上), 意思就是說, 你要完全無壓縮的重現這80dB的訊源, 你的音響系統以及空間必須要能承受115-125dB的最大音壓!!  這當然是大部份家用音響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為何罐頭音樂與音響必須要設法"節制".
        另外我們從黑膠的技術角度來看一下這個部分.  我從Opus3老闆Bob的文中有提到, 一個非常好的刻片系統的S/N比會是60dB左右.  所以你會發現在技術上, 無可避免的在母帶機輸出到刻片系統時, 必須要有動態壓縮的發生.  所以我推測經過刻片, 翻模, 壓片後, 所能保留在黑膠唱片中的動態對比應該會在45-50dB就非常好了.  事實上, 我們從家用環境的限制來反推, 其實這個數字是很合理的.  因為家用音樂媒體適用的dynamic range大概就是40-50dB左右.


        當然, 有人會說, 我使用的唱頭的動態對比規格可以有90dB......但是, 這是黑膠的技術限制使然, 你的唱頭再好, 可惜在這裡派不上用場.  這裏也和擴大機系統能力無關, 而是罐頭音樂媒體的規格限制所造成的.  不過要強調的是, 這並非業界故意在罐頭音源上降低規格, 節省成本; 如前文提到, 家用環境的限制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所以我們就可以很理所當然的了解到, 一個專業錄音混音室, 底噪必須處理在35dB, 動則千瓦的擴大機功率, 以及碩大的鑑聽喇叭系統.  因為它必須在無壓縮狀態下, 低失真的重現類比母源中70-80dB中所有的細節.
Bruckner Symphony 8 by Karl Bohm (ORF master)
        專業錄音中, 為了達到最好的錄音效果, 當然是希望在沒有任何compression的情況下進行.  以捕捉到音樂演出的全貌 (但實際上, 交響樂團或是歌劇人聲等大編制的情況下, compressor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而在後續的商業化過程中, 由於媒體技術上的限制, 以及使用情況的不同, 適當的壓縮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第一次接觸到真正母源級媒體的人, 對所能展現出, 音樂的主體如同真實一般"彈跳"出來在你的面前的能力, 以及接近真實現場的"動態對比", 都會驚訝不已.  而罐頭音源, 不論是CD或是黑膠, 相較之下, 就會像是精緻的縮小版模型......但可惜的是, 許多母源之中存在的細節已經隨著壓縮的過程而損失了.
        對並非專業錄音工程的人來說, 接觸到真正錄音母源的機會真的很少.  雖說大家在追求重播罐頭音樂媒體上精益求精, 但其實始終受限在罐頭媒體上的限制.  所以也很高興看到, 現在有許多唱片公司願意發行接近母源的無壓縮, 高速磁帶的版本, 如台灣的Bel Canto Musicale, 國外的fone Italy, Analogy records, Open Reel Records, Analogue Production等, 讓消費者有機會了解到母源的面貌.  另外, 對於一些市面上可以找到的母拷版本, 雖然它們大部份都經歷了許多次的拷貝, 而有所損失; 也因為拷貝過程的狀態不一, 而會有品質上的差異; 但是只要是在"正常"的對拷下, 母源的動態對比基本上仍然是可以維持在一定水準.
        而對於想追求重現昔日錄音風采, 或是藉由錄音重現過去大師藝術的全貌.  其實罐頭媒體所能夠呈現的是一個壓縮的精緻模型, 離真正的全貌尚有一段距離!  最近有機會聽到兩個非常好的現場音樂會的母拷(1978 Richter Moscow Live, 以及1987 Horowitz the last concert), 對於能夠如此接近大師, 感動不已!  而且能夠隨意"重返現場", 這豈非所有愛樂者心中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