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

New toy - Acousta P100 Portable Mixer

Acousta P100
        Built quality is superb!  Made in 198x by Acousta, Austria and majorly for ORF.  Studying the manual now.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母帶級文本的重播建議 - Mater Copy Reproduction in Home Audio System

Famous Karl Richter's JS Bach Matthew Passions (Archive Copies, DG 1958)
       母帶級文本的重播, 似乎有受到愈來愈多愛樂者的注意, 但以我的觀察, 這終究會是小眾中的小眾, 第一是因為目前空白磁帶的成本仍然偏高, 第二是一般人對硬體的了解仍然不夠, 以及缺乏全新的硬體設備可以供應市場, 第三是軟體的參差不齊, 以及取得的限制.  第四是所謂的mind set. 畢竟一般人對於新的嘗試總是趨向保守.
Direct Master Copy by Bel Canto Musicale
        而磁帶的重播看似簡單, 但好比一張黑膠人人唱卻是各自大不同一般, 其實裡面有一些know how在.  有時候會遇到明明是一卷很好的母帶級文本(此處先不談市面上流通難以考證的版本, 而是正式取得授權, 也經由真正專業監製處理的母拷文本, 像是Horch House, Analog Productions, Tape Project, Opus3, Analogy等), 也是在相當高級的系統上播放, 可是為何效果只是一般般, 無法展現更接近母源上的音質以及訊息量的優勢?  我想在此告訴大家我的一些經驗:
TFK M21
       第一, 使用的盤帶機要"標準".  舉例來說, 你要在現今市場上找到一台Studer或是類似的專業盤帶機, 其實不難.  但要切記, 這些都是機齡超過三十年的機器, 所有的機構與電子元件都已經老化, 如何恢復它們回到當時出廠的規格是一門學問.  甚至是有些在規格上不一定測試得出來的性能.  恢復到出廠規格其實只是第一步.  但至少要先回到這樣的基準, 它播放標準的母源才不會有太多的偏差.  當然, 很多盤帶機都可以有30-15khz頻率平整的表現, 但還是會有很大的重播效果的差異, 這裏當然還有更深入的know how在.
Frequency response of human ear
        第二, 再生音壓.  其實好的母帶級文本是無(音)壓不歡的.  意思是聽母帶重播, 音量調小小的意義不大.  因為在小音量下, 你無法對應到好的母帶真正的動態對比!  另外, 專業Mastering的條件至少會是在85dB左右的音壓下處理母源.  所以你小聲聽, 其實平衡是不對的.  人耳在不同音壓下對高中低頻率的靈敏度是不一樣的.  只要你的系統夠好, 好的母帶級文本是可以在如同現場的音壓下重現一個充滿空間的音場.  因為母源裡訊息量的密度足夠填滿你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而且具備如現場般(或是最接近)的厚度, 實體感與空間感!
Super Energy from master tape
        第三, 擴大機與喇叭系統.  因為此時你所要處理的是一種能量密度動態對比遠大於一般罐頭音樂的資料量!  這就好比消防用水的管路與一般家用水的管路相比.  兩者管路的大小與耐壓強度是完全不同等級.  而事實上, 一般家用音響, 甚至是某些High End音響, 當時設計與調整的出發點, 其實是針對一般市售媒體, 而非母源.  這也是專業級(Studio)與家用音響有著極大差異的原因之一.  所以好的母帶級文本, 它會重新考驗你的系統從盤帶機輸出之後, 每一個系統環節是否能夠輕鬆處理更高的訊息密度, 動態與能量.  事實上, 以我的經驗來說, 在好的母帶級訊源下, 擴大機或是喇叭的能力極限更容易被判斷.
Wonderful GIP Horn System
        第四, 高級的家用音響系統想必重播母帶級文本一定會更好聽?  其實不然, 因為我踢過好幾次鐵板......其實我這麼說, 並不是要說高級音響(High End)有問題.  我之前寫過一篇"貧血的罐頭音響", 這裏有提到我的觀察.  也可以說正因為家用音響調整的訊源與專業Studio級所使用的訊源是截然不同, 也因此兩者之間的bias自然會不同.  更常見的是, 由於家用罐頭音樂的重播缺少一致的標準, 會使得這個bias更偏離中間值, 也就是說更個人化.  各式各樣的音響偏門道具, 高貴的線材, 其實可能更加劣化這個現象.  也就是有些"補品"對先天不佳 的罐頭媒體是有效的, 但不一定對母帶級媒體是好事.  因為可能"太補"了.
        第五, 擴大機的控制喇叭的能力以及速度愈高愈好.  君不見專業級擴大機, 除訊號處理外(前級), 很少使用真空管擴大機.  在我的經驗裡, 速度夠快又能有晶體機控制喇叭能力的真空管擴大機的確很少見.  專業錄音室使用數百瓦甚至上千瓦的晶體擴大機是有道理的.
        在我這三年多與專業級盤帶機相處的時間裡, 其實盤帶重播比較許多High End音響重播的"神話"與人云亦云是相對簡單許多的.  因為它有明確的標準可循.
        當然各家不同的盤帶機設計, 還是會有各家的音色平衡存在.  事實上, 即使是公推的機王Studer A820也是1985年的產物.  我個人是相信科技在進步, 現在對控制電路以及電子線路的能力肯定是超越30年前的.  所以對我來說, 母帶重播只是在起步的階段, 因為事實上, 我們大部份只是在使用三十多年前的"老"電路而已!

2018年8月22日 星期三

更美好事物的考驗 - Audiophile's ultimate sources

Archive Master Copies of Grumiaux/Haskil's 1956/57 Beethoven Sonatas (Philips)
        之前寫這一篇真假Grumiaux之時, 真沒想到在不久的未來居然有機會收藏到更接近源頭的Archive master文本!  當時坐擁Philips荷蘭版以及法國版, 已經甚感幸福......所以人不可以太鐵齒, 因為許多看似堅決不異的原則或是感覺, 在更美好的事物之前, 有時是經不起考驗的!


        這也由最近改抽回手捲菸得到驗證.  自從有機會體驗煙斗菸草混合手捲菸草的飽滿滑順的口感, 以及變化無窮的香味, 現在對香菸(Cigarette)已經提不起興趣.  也因此, 居然讓我每天抽煙的數量至少減少了三分之一的數量(因為手捲菸還是需要一些功夫, 但缺料時會寧可忍一下也不抽香菸).
        誠然, 現實中通常追求更美好事物都必須要付出更高代價.  大部份的音樂發燒友, 一路上的音樂音響之旅的過程中, 總是難免會有個幾次"神奇"的瞬間, 會發出浮士德之嘆.....因為當時的音樂與音響之美, 讓你希望時空在此停留!  而為了追求這一種類似的氛圍境界, 於是發燒友們衣帶漸寬終不悔的走上這一個"崎嶇"的道路!  當然這樣的情境不光只是發生在音樂發燒友身上.  對我來說, 任何可以讓你忘卻時間(即使是那一瞬間)之事物, 都會讓人著迷.

        而音樂錄音其實就是一個時空的膠囊, 封存了時空座標中其中一點的聲音瞬間.  當你播放它, 你就彷彿超脫了掌控......而樂此不疲.  當然, 這樣的聲音時空膠囊, 是有高下差異的.  就彷彿宇宙學家希望使用更強力的望遠鏡, 藉此能夠看清宇宙誕生大霹靂的那一個輝煌的瞬間!  這就如同標題所下"更美好事物的考驗", 這是一種人類因此進化永不止歇直至滅亡的不可逆的過程.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Feastrex D-9MA初探 - 從Mic看Speaker Driver; From Microphone to Speaker Driver

        Recording (錄音)與Reproduction (重播/重現)通常是一體兩面.  當然中間會有做為儲存的媒體(Tape/CD/LP/HD..)以及錄製讀取的機制, 但在這裡先不討論.  從上圖來看, 這是一個Dynamic Mic的示意圖, 其實反過來就是一個Dynamic Speaker Driver.

        當然, Mic的震膜可以很小, 因為它只作為音波震動的接收(如同人耳的耳膜).  但Speaker就不同了, 因為它要推動空氣產生音波, 而考慮到人耳的全頻段(20-20kHz)以及重現音壓, speaker driver本身的震膜不能做得太小, 否則無法推動足夠體積的空氣.
        因為有許多的物理限制存在, 所以我們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喇叭設計.  全音域, 分音設計, 號角, 靜電, 同軸, 音箱與無音箱, DSP化等等.  作為一個音波產生的裝置(transducer), 要做到20-20kHz (或是50-15kHz)平坦, 低失真, 能重現live-like音壓, 其實非常不容易.  各式喇叭各有優缺點, 從最早期有聲重播開始到現在, 就不斷在進化改進, 各有喜好.  不過, 我無意在此討論不同的喇叭設計.  而是談一下我對, 可能是最簡單, 最直接的全音域單體的看法.
Feastrex D-9MA (Monster Alnico)
        從上文提到的Mic的"反面"來看, 似乎很直覺的就會認為, 無分音器, 單一的全音域單體會是最理想的transducer.  當然, 這裡有前提, 也看你追求的聲音特質會有不同.  全音域單體的確沒有分音器的干擾, 發聲源也是單一, 也就是它的相位會是最一致的, 也不會有不同單體音色不同, 反應速度不同的問題.  聽起來似乎是太完美了.  但全音域單體當然還是會有缺點, 有些可能還是很"致命"的(對某些人來說).  例如, 重現音壓, 頻寬的限制.  以及頻率響應的不均.
        世間沒有十全十美之物.  但我們如果把目標放在重現Mic震膜接收震膜時的反應來看, 或許可以告訴我們如何在不完美設計中做些取捨!
        "原音重現"一直是不少愛樂者的夢想.  因為想想, 這樣就可以把大師們一一的請到自己的空間來演奏, 這是多麼致命的吸引力!  但"原音重現"談何容易, 先不談錄音到重播中間層層的損失, 我們光從比較Mic vs Speaker或許就會瞭解限制在何處.
        第一, Mic的震膜系統極小極輕, 反應的速度是"F1"級的.  反觀speaker的震膜系統的整體質量可能是Mic震膜系統的好幾個量級的heavy......所以先天上, 你是騎著100cc摩托車想要追上F1.......而世界上震膜系統最輕的喇叭應該是靜電設計了.
        第二, Mic的震膜只有一片, 也就是它是對應全音域(20-20kHz)的.  我們的耳膜也是.  但Speaker設計通常是多音路, 多震膜系統.........所以Mic所"聽到"的, 或是我們耳朵所聽到的聲波現象(patterns)想要藉由喇叭重現, 會有根本的問題.  而實際上單一震膜的喇叭大概就只有全音域單體或是靜電喇叭了.  另外, 我在這裡提到一個常常會在全音域單體中討論到的Doppler effect.  以前我認為這在全音域單體發聲時是會存在的.  也就是你在一個, 舉例說, 100Hz恆動的單體上加上一個10kHz的發聲, 此時這個10kHz是會被modulated的.  也就是說全音域單體在重現高音域時會是"不準的".  但我現在開始懷疑了......因為以Mic單震膜的角度來看, 其實在反應實際音源時,  Doppler effect已經存在其中.  也就是Mic震膜在反應100Hz聲波時, 它其實也同時反應10kHz的聲波.  所以記錄下來的10kHz訊號, 其實已經有Doppler effect在其中.
        第三, Mic的震膜因為極輕, 所以相對的靈敏度很高.  反觀我們speaker震膜系統的質量不輕, 所以在靈敏度上會差別非常大.  而世界上靈敏度最高的喇叭設計是號角系統.
        第四, Mic的震膜因為可以小, 所以相對剛性會比較高.  而喇叭單體因為要推動足夠的空氣體積, 面積不能太小.  震膜大, 又要剛性強不變形.....較高質量甚至失真就是自然的結果.
        從以上幾個角度來看, 靜電喇叭與全音域單體似乎是理論上不錯的選擇.  當然還有號角系統......不過, 似乎現代的多音路低效率的喇叭系統在以上幾個角度都不是最佳選擇.....不過, 大家不要誤會, 因為喇叭是比上述幾點更複雜的產物.  這樣的分析只是抓出一個單獨的factor來看, 並不能代表全部, 或是絕對的答案.
        我之前一直是靜電喇叭的使用者.  我也可以老實說, 之前我也一直認為QUAD ESL是最好的transducer.  所以各位可以想像當我第一次聽到全音域單體發出比ESL還要更多細節的聲音時, 我是多麼的驚訝!  現在比較懂了, 也就瞭解到靜電喇叭雖然有全世界最輕的震膜, 但它的低效率以及高壓線路, 就是吃掉它的細節的主因.
        談到全音域單體....其實它的存在非常久遠(顯然在早期大家也認可它在某一些條件下是不錯的transducer設計), 從WE/Klangfilm.....Goodmans/Lowther/JBL/Altec......淵遠流長.  甚至到78轉的留聲機, 裡頭其實是單一個震膜.
        而現代全音域單體最神秘也最價昂的就是日本的Feastrex.  從網路上能夠看到的Feastrex資料來看, Feastrex單體比較像是藝術品, 也非現代工程設計的產物.  我們可以看一下它公布的有限規格(而且測試條件還沒有定義), 以9"的D-9MA(Monster Alnico series)為例:
        效率: 104dB
        頻率響應: 35-25kHz (+/- 3dB)
        Gap flux density: 18,000 Gauss
        震膜系統據說在2.x gram

        哇哇!  似乎完美的全音域單體誕生了(其實Feastrex存在很久了).  而我有幸聽到這套D-9MA的系統的確也讓我眼睛一亮.  輕鬆度, 解析度, 速度, 高頻的延伸, 我目前的TB 8"根本不是對手. 我期待第二次的接觸做更多的確認!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World Reel to Reel Master Tape Records Shopping Guide (Updated) - 全世界那裡在賣母帶級的盤帶唱片?

Studer Master Family....
World R2R master tape records shopping guide updated for new comer and some mis-linking presented in last post.

        * 2016/12/13 Update for STS Digital from Netherland.
        * 2017/06/13 Update for Chasing the Dragon from UK.
        * 2018/06/23 Update for Base2 Music from France.

        Australia
           Master Tape Sound Lab

        Austria
           Horch House (EnterTape)
           Quinton Records

        France
           Base2 Music

        Hungary
           Tone-Pearls Records

        Italy:
           Analogy Records
           Fone Records
           Hemiolia Records
           Open Reel Records
           TRJ Records

        Japan
           Kamekichi Records 龜吉音樂堂
           DA Music

        Netherland
           STS Digital

        Sweden
           Opus3

        Taiwan
           貝岡朵音樂藝術 Bel Canto Musicale

        UK:
           Chasing the Dragon (Newly Updated!)

        USA:
           Analogue Production
           Groove Note
           IPI (International Phonograph Inc)
           The Tape Project
           UltraAnalogue Recordings
           Yarlung Records

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New Direct Master Series (Sasimi Series) from Taiwan Bel Canto Musicale - Igor Pikayzen Violin Recital in Taipei

Direct Master Reel by Bel Canto Musicale, Taiwan
        Proud to introduce the new direct master reels from Taiwan!  2nd Bel Canto Musicale's  SASIMI series of all analog, two Mics direct to tape recording!!!  Since they will be produced from original 2 track masters, the quantity of these 1:1 direct master copies will be limited to 20 sets!
        Enjoy the samples from below video: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數位母源, 類比母拷文本 - Digital Recording on Analog Tape


        自1980年Decca/EMI分別發行了該公司的第一張數位錄音後(事實上, 數位的先驅者是日本), 錄音工業轉向數位的方式已經是不可回頭的趨勢!
        今天談這個, 倒不是要討論數位錄音歷史, 而是偶而會有盤友問我, 這個不是數位錄音, 怎麼會有類比母帶(拷)?  這是一個好問題, 也是自我收藏了第一個數位錄音, 卻是類比母拷文本(1990年內田光子的日本現場錄音)之後心中的一個疑問,   現在回答這個問題, 答案應該很簡單: 那就是雖然是數位錄音的紀錄格式, 可是當時的大部份電台格式仍然是類比, 所以這樣的數位錄音會有類似的broadcasting master的類比母拷文本流傳.
        另外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早期數位的格式並沒有統一, 而且變化相當快, 所以會有不同數位格式之間重播的問題存在, 也因此以標準也通用的類比盤帶流傳似乎是一個很合理的選擇.
        事實上, 只要當時數位轉換類比做得好, 這樣的數位類比母拷也可以相當好.  我手上收藏有不少這樣的文本, 錄音的年代從198x至200x年.

Copy version from broadcasting masters - Schubert Trout Quintet
Pollini's 1999 Chopin 4 Ballades (DG)





         當然所謂"惡意"或是魚目混珠的, 由CD或是低規格數位格式後製後輸出類比格式, 不在我討論的範圍.  這樣的"偽類比母拷", 乍聽之下似乎有一點像, 但在有經驗的耳朵下, 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在數位錄音的初期, 其實數位與類比的"界線"是有些模糊的.  Decca雖然在1980年推出他家的第一張古典數位錄音, 但資料指出, 其實它的後製過程(Mastering)是在類比下完成的.  因為當時後製設備的完成度與掌握度, 會比數位成熟些.  有趣的是, 現在有不少錄音是以類比完成, 但反而是回到數位上去進行後製, 因為現代的電腦的處理能力, 可以輕易的解決許多類比設備難以解決的問題.  甚至有些數位錄音, 會刻意使用類比盤帶過帶的方式, 來得到類比聲音的連續性以及溫暖感.
        所以"數位錄音的類比母拷"其實並不奇怪.  當然太過近代的版本會有些可疑, 因為當數位播放器愈來愈進步與普及, 使用類比盤帶的"過渡"模式的需要性自然就不合時宜了.  當然刻意想利用類比磁帶的優點而製作的類比母帶文本也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