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談"音"論"響"(二) - 我看Digital Room Correction (DRC)

老友葉先生的新聆聽室
        空間的"響"影響"音"的品質, 已經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但在大部份的現實條件下, 多數發燒友對於"響"(空間)的部分大多是束手無策, 更有甚之的是, 可能為了克服空間的負面作用, 反而會不知覺的使用各樣的配件, 線材, 甚至是器材來得到某種的音色"平衡"以及補償因為空間效應而"消失"的細節!  但大部份這樣建立在"假平衡"條件下的"手段", 通常很難放諸於四海, 得到一致的結果.
        (一) "響" - DRC空間修正
極簡派的空間擺設; 擴大機其實是在白色簾幕之後, 訊源以及DRC, DAC在聆聽位置
的右手邊
        最近拜訪老友葉先生的新聆聽室, 也再次感受到DRC所帶來的好處.  葉先生系統的器材, 其實非常簡單, 一套簡潔的落地喇叭系統, 外加兩隻小型超低音, 訊源也只是平價的日本系統加上合理價位的DAC, 最後再以一台綜合擴大機進行推動.  唯一比較不一樣的, 葉先生導入了DRC進行數位空間修正, 所以在CD player與DAC之間插入了一台Mac mini做DRC的修正運算.  令人訝異的是, 在這大約十坪的空間裡, 如現場般的大能量, 以及錄音裡所有的細節, 輕鬆平順的在空間中浮現.  完全不像是一般家用音響系統在播放大動態, 大音壓, 全頻段音樂時捉襟見軸的窘態!  回想起聽過的幾套有加入DRC修正的系統, 輕鬆的大音壓動態, 多細節似乎是他們一致的特色.  這也讓我想到, 一套經過適當DRC參數修正後的系統, 其實就相當於一套直接的"鑑聽系統", 因為去除了(當然DRC不可能完全克服空間的效應, 但可以盡量降低)空間影響, 此時所表現出來就是器材本身的狀態; 甚至應該這樣說, 在假設擴大機有足夠能力的推動下, 喇叭就"自然"表現出它的能力.  將它所能發出的頻段以及細節傳送給聆聽者.  用這個觀點來看, 以目前現代喇叭輕鬆可以達到破百dB的音壓規格來看, 大動態以及大音壓的輕鬆達成(再次強調, 擴大機要匹配)就不是什麼意外的事了.  這也有些類似於專業錄音室的概念,  就是如果鑑聽室空間效應無法消除或是最小化, 如何能夠在這樣的空間進行音樂媒體的編輯以及確認?
之前提過的DRC加四路數位電子分音的現代化Altec A5
導入DRC的TAD號角系統; 大能量與高解析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一套讓我印象深刻的DRC系統, 而且連黑膠輸出也AD化後加入DRC運算修正
        當然, 這也是得力近年來強大的CPU運算能力, DRC才可能實現全頻段的即時空間修正, 甚至可以針對之前EQ或是被動空間處理設備所不敢想像的Impulse response來進行修正.
        (二) DRC對於"音“的可能影響:
Impulse response的修正前後差異
        DRC不同於其他被動式的空間修正設備, 它為了修正或是抵消空間效應, 它必須在源頭的音樂訊號之中, 加入經過複雜計算所得到的"資料", 來抵消或是調整空間效應, 甚至改善喇叭的impluse response.  所以DRC不同於我上一篇討論的單獨的"音"與"響"(因為喇叭有聲音發出後, 才會有空間的效應產生, 請看), 它好比現代的數位DAC常常應用升頻計算補入數位資料, 來改善CD的音質一樣, 它們其實都有"修改"了原始資料....所以也就改變的"音"的狀態.  甚至由於經過DRC計算後的訊源資料會比原來的複雜, 因此對後段擴大機甚至喇叭會造成更高的負載!
在我空間所量到的頻率響應以及加入DRC修正後的響應差異
        大概是因為DRC對原始資料有進行計算, 所以有一些發燒友對DRC會抱持一個比較保留的態度, 認為(或是下意識)經過DRC處理後的聲音是比較不"自然".  姑且不論這是否事實 (以我聽過的DRC系統來說, 我倒不覺得DRC處理後的聲音一定就會比較"假"; 音響中會影響音色, 甚至造成失真染色的環節真的是太多了); 相對上, 也顯少發燒友有警覺到, 或是有辦法驗證到, 我們聽到的音樂訊號經過了空間效應的透鏡後的變形扭曲, 甚至是損失, 到底有多少.  所以DRC其實是一個雙面刃.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 DRC的確提供發燒友一個強大的工具, 因為它可以修正或是調整的功能以及精細程度, 是先前EQ或是被動式空間修正設備所難以達到的.  但是我也不是說只要有DRC就搞定一切, 因為DRC對於音響器材的"本質"是無能為力的, 甚至加上了DRC的運算後的資料量會加重擴大機的負載; 任何可以改善"音", 甚至"響"的方法仍然可以改善最後整體的音質.  我曾經在上述經過DRC運算的TAD系統裡加入音響架去改善前段器材的振動影響, 事實上, 它的改善一樣是明顯的.
嘗試將數位音量以及DAC從電視台面移到專業音響架之上;
改善的效果也使非常明顯的, 與DRC並不衝突
        就好比說, 同樣的空間, 舉例上述葉先生的空間, 擺入另外一套同級的系統, 一樣用DRC加入空間修正運算.  我相信同樣大動態, 高能量, 高解析的聲音一樣會存在, 但可能是不太一樣的"聲音"表現.  也就是系統表現的"音"的本質的能力好壞還是一樣存在的.
        這兩三年以來, 具備DRC的空間修正的硬體或是系統已經愈來愈多.  以數位音源的角度來看, 我個人也認為DRC是利大於弊.  另外一個部分必須提醒的是, DRC的修正程度其實是可大可小, 就好比類比EQ可以調整的幅度其實是有一個範圍.  甚至如同大家所知道的, 頻率響應完全平直的喇叭或是系統與"好聽"與否, 並非是一定相關(我也沒有看過任何一對喇叭的頻率響應測量結果是完全平直的).  所以我一直期待市場上可以出現一台具備開放DRC參數讓使用者可以很方便調整的DAC(具備DRC EQ和Impluse修正的功能)!  甚至可以有一個buffer stage (RAM)的設計, 來消除因為CPU大量運算所可能造成的延遲(這個部分只是我的推測, 因為我並非DRC的用家).
        由於我個人是以黑膠音源為主的發燒友, 要導入DRC, 必須還要考慮一個A/D converter的存在.  所以我之前的態度是保留的.  事實上, 這或許也是多餘的保留, 因為優質的A/D, 甚或是A/D再D/A後與原始類比資料的比較, 在專業領域上應該早已經被驗證與確認.  甚至許多頂級喇叭系統已經導入數位DSP, 在數位領域裡進行分音與相位修正, 例如定價高達六十萬美金的Magico Ultimate III.
Magico Ultimate III with DSP crossover
        再加上最近有機會欣賞一套音色, 密度質感逼真以及能量寬鬆自然的系統; 是以JBL4350為核心, 再加入超高與超低音的四路電子分音系統.  如果不是主人告知, 我也不會發現其實擔當重任的電子分音器是數位的Yamaha D2040!
讓我驚艷的JBL4350系統

2 則留言:

  1. 請問Cdp 與 Dac 之間的mac mini drc 用什麼線連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