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 星期一

音樂隨筆(一) -超一流的動態, 完全展現貝多芬氣勢的Bruno-Leonardo Gelber

        Bruno-Leonardo Gelber, 我想應該不是太多人會知道的名字!  尤其是在多少山頭林立, 大師群集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在前.  誰會注意這位來自阿根廷的小兒痲痹演奏家.  之前知曉這號人物是有位鋼琴老師可能看我一天到晚沈迷於老大師們, 要拉我一把, 也順便考考我這個言必及Backhaus, Kempff, Nat的毛頭小子到底是聽有還是無.  要知道那時連如日中天的Pollini, Agerich, 我都“很”“不屑”於一聽!  慚愧!  雖然Pollini, Agerich現在還是不多聽, 但那是現在比較忙, 手上太多片子還等著聽.  心態是完全不一樣了.
       言歸正傳, 那時候, Gelber的LP在台灣幾乎看不到, CD也只有Denon版可以買, 但那時(至少是十五年以前的事了), Denon是日本原裝片, 最是貴深深.  只有等有特價的時候才去找.......現在是超後悔了, 因為現在想買也幾乎是不可能了.  手上只有他在Denon名下的貝多芬奏鳴曲的第一, 三, 四集三張CD.  LP當然是看一張收一張地.



        那時聽他的Appassionata/Waldstein, 在超一流的錄音加持之下, 心中其實是叫好的.  但嘴上卻說....沒有Kempff的味 道…那時天曉得什麼是Kempff的味道!  其實週末會再翻出Gelber來聽, 一是最近音響又通了一脈, 自覺功力大進;  另外是因為最近一直聽Bach想換個味道.  先放Backhaus的LP, 之前有一種說法是Backhaus的演奏比較“乾”, 或是乾淨.  這或許又驗證了錄音會“誤”導音樂演奏的說法.  因為比起Gelber Denon版的Steinway錄音所展現的中低頻的厚度和共鳴, 我只能說在錄音中聽到的Backhaus的音域平衡是偏中高的(我聽得是大London版, 用Decca vdH唱頭), 這或許就是”乾淨”的原因.  按理說, Bosendorfer grand piano的平衡不應該是如此.  真實的Backhaus號稱琴鍵獅王, 好像不應該是這樣.  不過有聽過Backhaus現場演奏的在台灣可能是找不出來了.  也有可能是特別調整的鋼琴, 因為有些Gould的錄音也有點這種味道.  不過, 這並非是貶義Backhaus的演奏, 老一輩大師的觸鍵和音色的變化是真的很難在中生代演奏家的演奏裡聽到.  或許有人會說是現代鋼琴的味道.  但你只要聽一聽Richter plays Bach (Milano studio), Schubert D664.  Arrau The final session中的Schubert Impromptus.  你真的會相信那種音色觸鍵的境界是可以達到的, 而且是這些大師們畢生所學的展現.  那美得過火的Arrau, 我們下次再談.
        談到中南美洲的鋼琴家, 除Gelber外, 最為人熟知的當然就是Arrau和Agerich.  因為Gelber和Agerich應該屬於同一時代的人, 查了一下, 還真的是很訝異!  因為兩者居然都是1941年出生於阿根廷.  而且五歲時都受教於同一位老師.  看來兩人還是師兄妹(或是師姊弟).  兩人到歐洲後看來是分道揚鑣, Gelber去法國, Agerich是德奧系統門下.  Gelber的貝多芬不太像法國, Agerich除聽過她彈Beethoven piano concerto no.1外好像沒有太多的貝多芬.  Agerich名震天下, Gelber則較沒有名氣.  兩人都是超技派, 氣力和動態都是超一流, Agerich比較直覺天才型, 但相較於Gelber就沒那麼深刻.  Gelber沒Agerich那麼多Chopin.  這兩人不知道當初一起上課時有沒有互相飆技!  我第一個想比較的是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3.  但Gelber的版本還沒找到.
        在我來看, 兩人是不同類型的演奏家, 但說實話, 我還真沒聽到Agerich讓我五體投地的演奏.  或許是Agerich的天分反而成為她的障礙!  因為任何的音樂對她來說都是太輕易了.  任何的技巧也難不倒她.  所以你很難在她的演奏裡聽到“深刻”.  也或許這就是Agerich比較不彈貝多芬的原因.
        以我的角度來看, 鍵盤音樂由Bach, Scarlatti, Haydn, Mozart一路到Beethoven.  你聽貝多芬的熱情和華德斯坦, 它們在鋼琴上能展現的形式複雜度和情感的強度, 你聽Gelber彈以後會覺得後來的Chopin/Liszt所能在鋼琴上表現的也不過爾爾.  當然Beethoven和Chopin/Liszt在本質和時代背景是不一樣的.  Gelber的貝多芬演奏, 讓我覺得我的音響也發出了哀鳴…好像提醒我的845單端後級已經到了它的極限.
       有人有收集到Gelber在Denon的全套貝多芬嗎?  聽說有六張.  Gelber似乎仍持續在演奏, 有興趣的人可以Youtube一下.  我倒是嚇一跳...因為想不到有這麼多.
video

忍不住要post一段Richter plays Schubert D664.

vide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