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5日星期日

再談ball bearing正切臂(一) - Two DIY ball bearing and linear tracking arms

一支非常具原創性的正切臂設計
        細觀正切臂的設計大致上分為三類: air bearing, ball bearing, 以及馬達伺服帶動的方式.  當然還有Thales Original/Simplicity的多軸承方式.  除了早期比較流行的伺服馬達方式外(Goldmind, Rabco, Revox, B&O etc), 現在比較上得了檯面的大部份都是air bearing的設計.  Ball bearing的方式最著名的, 也應該是第一支使用ball bearing的正切臂就是Souther了.
        以摩擦力來看, air bearing肯定是優於ball bearing.  但air bearing的高價以及複雜的氣壓系統也使我一直無緣玩它一玩.  摩擦力低就一定會比較好嗎?  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當然, 摩擦力高到一個程度肯定是不行的.  Ball bearing的摩擦力雖然比較高, 但從Souther, Clearaudio成功的產品來看, 只要使用夠好的ball bearing, 顯然也是沒有問題的.
以刀片架在兩個不鏽鋼輪子, 行走在石英軌道的正切方式
       我在這裡要介紹的其中一隻設計, 以摩擦力的觀點來看, 這樣的"輪子"的方式大概是最低摩擦力的ball bearing方式, 因為它一個輪子與石英軌道之間就只有兩個接觸點.  而不管你使用再好的滾珠軸承, 裡頭的滾珠至少也會有七八顆, 也就是會有更多的接觸點.  當然這樣的設計也會有使用上的缺點, 就是它的carriage其實是分開成兩個結構(唱臂與ball bearing), 兩者之間是接觸而非完全固定.  而不像是Clearaudio, Opus3的設計, 臂管與ball bearing之間是藉由第三個結構(玻璃, 或是壓克力)結合成為一體式的carriage.
Opus3 Cantus的carriage

Clearaudio Statement的carriage
        另外要說明的是, 分開結構的carriage, 臂管結構是以刀片的刀鋒架在兩個滾動的輪子之上; 除了理論上更靈活的直線移動外, 刀鋒的"軸承"方式也使得唱頭在垂直方向的移動更靈活.  缺點是臂管結構很容易會從輪子上掉下來!
        那實際聽起來如何呢?  設計者鄒兄曾經把唱盤和唱臂(唱盤是VPI)搬到我這裡與我的Thorens TD124/Cantus作比較.  由於使用的唱頭不同, 再加上唱盤也不同, 評論聲音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但我的確對這樣設計的靈活度大為讚賞.  同一張偏心嚴重的唱片, 會讓我的Cantus/Decca產生失真, 可是在鄒兄的唱臂上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在這裡要介紹的另外一隻ball bearing的正切臂, 雖然原創性沒有鄒兄這麼高, 但也是讓我大吃一驚.  因為設計者蘇兄已經把我想改善Cantus的缺點的部分都做完了!
經典Opus3 Cantus的強化版
雖然基本設計沿自Cantus, 但處處都加上巧思
極細的純銀臂線以及碳纖臂管(8mm)
        更靈活的陶瓷ball bearing, 剛性更強更輕的碳纖臂管, 輕易可以調整VTA, 以及唱頭前後距離的結構, 讓這個經典設計更加美好.  調整的方便性可以更準確的發揮此設計簡潔以及輕量的優勢!
垂直VTA的微調機制
唱頭前後位置的微調機制
        唯一我會想建議的是唱頭座的輕量化以及可移動性.  以我的經驗來說, 實際臂長(唱頭到軸承的距離)愈短, 動態會更好.  當然, 正切臂調整正切的方式, 除了移動唱頭的前後距離, 另外一個方式是水平旋轉的方式.  不過這只是不同機構方式的選擇.  雖然我沒有親耳聽到它的表現.  但據設計者蘇兄說, 它已經擊敗之前使用的SME V.  其實我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  (待續)

再談ball bearing正切臂(二) - Best linear tracking ar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